3524 -3525合作

3524 3525合作(求月票)

3524章合作(上)

腾行健是地北省党委的书记,真真正正的地北第一人。

陈太忠和腾书记没有交情,但是前文说过,他在泥石流中救人之后,尚在昏迷中的时候,腾书记就到医院看望过他一次。

在陈主任伤势转好打算转院的时候,腾书记虽然没有再来,可省党委秘书长前来关心了一下,秘书长很明确地强调,我是受腾书记的委托,专程来看你的,腾书记非常关心你。

这个话可能是套话,但是毫无疑问,陈太忠在腾书记的心目中,印象分并不低。

按说那是堂堂的省委书记,陈区长为这种小事求腾行健,真的是有点划不来,不过陈某人心里明白得很,再大的事情,他也不可能去找腾书记了——两人根本就没这交情。

就是这种小事,腾书记愿意不愿意管,那还是两说呢——没错,对杨家来说,这是惊天动地影响一生的大事,但是对一省的书记而言,真的是眼皮子都未必扫得到的小事。

不过陈区长现在已经决定了,无论如何要把这个案子带回北崇,那这个电话就算冒失,他也必须打了——你腾行健要是不管,我就打电话给贾自明!

接电话的这位听到这样的自报家门,也是微微愣了一下,然后才说一句,“你稍等。”

此人不知道陈太忠,但是腾书记身边的人多了去啦,不多时又换了一个人来接电话,这位很和气地发话,“陈主任你好,最近身体恢复怎么样?”

“早就好了,就是阴天下雨的时候,头骨和肩胛骨有点疼,”陈区长沉声回答,“感谢腾书记的关心……他在忙?”

“腾书记在参加一个会议,”这位说话和气归和气。但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刻板和距离感,下一刻他就直接发话,“陈主任你可以先跟我说,我帮你转告。”

腾行健未必是没空吧?陈太忠心里明白得很,不过他也无意去琢磨这个,因为他要谈的真是一件小事,“是这样的,我去年被选为恒北省阳州市北崇区区长。昨天一个北崇人在通达街头正当防卫。杀死一人重伤两人,引出了一起特大的、团伙性拐卖儿童的案件……”

陈区长的陈述,还是相当简洁的。而且他也不去形容那孩子和家长的具体表现,因为这没有意义,他只需要客观地陈述一下惨样即可——大家都是当官多少年了。他说得太煽情的话,反倒是显得他幼稚了。

电话那边的那位也沉得住气,静静地听他说完,又等了大约两秒钟,才非常客气地回答,“我确认一下,你们区……北崇是想接手这个案子,是这样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