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587 -3588加俩塞

官仙无弹窗 3587 3588加俩塞 顶点

一秒记住

3587章加俩塞(上)

“想做点事儿,真的难啊,”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,轻叹一声。

党委办主任韩世华可是区委常委,此人另有来路,不过在北崇,绝对算隋书记的人马,他要是在招标办兼了职,也只有陈太忠能压他一头,其他的副区长还真的差一点。

陈区长真的不想放这货过来,但是隋书记说得很明白——韩主任只是居中联系,也就是说不会过分干涉招标组的事务。

陈太忠也不好再拒绝了,招标确实是政府事务,但他总不能说,政府事务不该接受党委指导,所以只能捏着鼻子接受了隋彪这个建议——姓韩的你最好识趣点,我都做好收拾陈铁人的准备了,你真的不够看。

对此,他感触颇深,政府工作四个字,说一说很简单,真要做起来,才知道有多么千头万绪,考虑不同群体的权益,平衡各方利益,跑项目跑资金,还得防着别人摘桃子,等事情都办得七七八八了,居然要考虑党委的领导——要是搁在他上一世的脾气,早就炸毛了。

隋彪这个人,难缠也就难缠在这里了,他从来不跟区政府直接对立,但却频频地、孜孜不倦地试探陈太忠的底线,而且理由基本上都站得住脚,本来嘛,党委的档次,确实比政府高那么一点点,若不是陈区长过于强势,党委能过问得更多。

所以面对可怜兮兮的隋书记,陈区长是想生气都无从谈起,只能一点点地把底线暴露出来,他甚至禁不住要联想一下——当年强势无比的章书记,对上段市长的微笑,想必也是如我一般无可奈何吧?

然而。陈太忠的退让。并不能让事情变得明朗,反倒是越发复杂了,下午五点的时候。他接到了黎珏的电话,“陈区长,请问晚上是否有空?”

“没空。”陈区长干脆利落地回答,区领导里跟他结怨最深的,除了纪检书记陈铁人,就是这个政协主席黎珏了,哥们儿来北崇,唯一没界迎的就是你,“有话直接说。”

“市政协贺主席刚才来电话了,他跟我了解,北崇是否就政府招标问题。打算做出新的尝试,”黎珏不紧不慢地说话,他的声音细细的。绵绵的。嗓子里却带着呼噜呼噜的声响,让人听起来很不舒服。“我也听到了类似的说法。”

“没有的事儿,”陈太忠想也不想就压了电话,拿市政协主席威胁我?省政协的也扯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