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60 -3661不尽的添堵

3660 3661不尽的添堵(求月票)

3660章不尽的添堵(上)

“廖跃进的司机?”陈太忠上下打量对方一眼,淡淡地问一句。

“是我,”小李年约二十七八,一看就是那种精力极其旺盛的主儿,他沉声发话,“我本来就是个临时工,根本就没有资格采购东西,您一说话,我的饭碗砸了。”

“要砸你饭碗的是我吗?”陈太忠听得冷哼一声,他才待呵斥对方一顿,想到此人也是身不由己的苦命人儿,又是北崇的老百姓,说不得又叹口气,“行,那我给你个机会……就你这句话,你敢当着廖跃进,再跟我说一遍吗?”

“这个……”李司机犹豫了,他也知道,自己来找陈区长的理由,实在有点说不过去,只是廖局长说了,为这点小事开除一个司机,真的有点小题大做——小李啊,这真的不怪我,陈太忠这货做事太绝了。

总之工作就没了,他还想着将来瞅机会转正呢,这心情真的是不好,今天晚上他又喝了不少酒,想着这本来没多大的事情,陈区长你咋就这么大反应呢?于是他来找区长评理。

年轻的区长提出了要求,他反倒是愣住了,好半天才无可奈何地叹口气,“我要是当着他的面儿这么说了,工作就能保下来?”

“能证明你是冤枉的,别人凭啥开除你?”陈区长循循善诱地开导他,这货一看就是缺心眼的,而年轻的区长也不愿意因为要遵从某些潜规则,就处理不该处理的人,从而放走真正的责任人,“我说话一向算话。”

“那……廖局长会怎么样?”李司机愣头愣脑地发问。

“那自然该怎么处理,就怎么处理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想到葛宝玲说的借口,他就重复一遍,“我高度关注的事情。居然也敢上下其手,真把我这区长当成摆设?”

“那……还是算了吧,”小李犹豫半天,终于叹口气,艰难地做出了这个选择,他跟廖局长没有太近的关系,不过能做了这个司机,多少还是有点瓜葛的。

要是廖局长因此倒霉或者下台。他跟那些关系不好交待不说。就算能继续留在民政局,估计也要被人戳脊梁骨,最后的下场。估计还是卷铺盖卷滚蛋。

“嘿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要不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。他也实在懒得再说了,“那以这个逻辑来说,你被开除了,还要怪我吗?”

问完这句话,他都不等对方回答,摸出钥匙打开院门,径自走了进去,顺手关上院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