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733章 原来是他贺百万盟

3733章原来是他(贺百万盟)

陈太忠是想到就做的主儿,为了防止有人打扰自己,他特地招呼一下廖大宝:我现在乏得很,要在办公室里躺一躺,谁来都不见,手机你帮我接着。

至于说上班时间不得无故脱岗,管不了隋书记,自然也管不了陈区长。

他捏两个法诀,就隐身来到了市局,眼下正是大白天,到处都是走动的人,他不得不小心翼翼地东张西望。

他最先是找到了讯问嫌疑人的房间,两个警察正在折磨那厮,不让睡觉那是铁铁的,但那位口口声声地说我要交待,警察们也不做笔录,只是冷哼一声,“都告诉你了,不着急交待,先想……想好了再交待。”

“我真的想立功,”那位有气无力地回答。

“先说你杀人的细节,少**扯淡,说什么你走的时候还有呼吸,”一个小警察手持警棍,过去先给他一下,“尼玛……阳州市被你的胡说八道折腾得不轻,你再负隅顽抗,信不信把你交给北崇分局?”

“就让他顽抗吧,北崇那边施加给咱们的压力老大了,”另一个警察点起烟来吸一口,“陈区长那就不是个讲理的,我看哪,局里早晚要扛不住压力,把他交给北崇分局。”

合着哥们儿还成了你们吓唬人的工具了?陈区长在一边听得哭笑不得,他小心翼翼地扫视着审讯记录,又竖着耳朵听别人说什么。

遗憾的是,诸多警察似乎都得到了什么指示,没人提嫌疑人的立功表现,也不怎么多说话,整个警察局的气氛,相对比较压抑。

最后,陈太忠还是在一个文件柜里,翻到了此案的原始讯问记录,里面清楚地记录了,嫌疑人还偷了哪几家。

为了防止有遗漏。陈理解区长特意又多转了二十分钟,没想到还真有所获,不过他获得的不是遗漏,而是一个标注——某小区失窃房屋,户主为周彩花,括号,马飞宇之妻。

原来是他!陈太忠登时恍然大悟,于是他不再停留。捏一个法诀。直接回了北崇。

合着陈正奎是为此原因,才压下的事情,陈区长收回分身。走到沙发上坐下,嘴角泛起一丝冷笑,看来周秘书长的出面。不过是帮陈市长在掩饰。

前文说过,马飞宇为明信的区党委书记,此人出身于团市委,陈正奎上任以后,明确地表示过要扶持两个地方,一是花城市,一是明信区。

陈市长和马书记根脚相同,两人以前的交集应该不会太少,又出身于相同阵营。本身就具备了信任基础,而且一为大市长,一为区党委书记,主次分明相得益彰的搭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