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743 -3744变生肘腋

3743 3744变生肘腋(求保底月票)

3743章变生肘腋(上)

王媛媛的这番暴走,让她在北崇彻彻底底地树立起了新的形象,后来一说王主任,有人会搞不清楚是哪个,但一说胭脂虎,大家就都知道是谁了。

一直以来,区里人对王媛媛的印象都是漂亮,再加上一点的话,那就是不苟言笑,虽然偶尔也能把村干部训得不做声了,但多半还是以理服人,最多不过有点借来的官威,在大多人心里,这个纤细的女娃儿,还是脱不了弱女子的形象。

直到这一声厉喝出现,才让大家看到,她还有如此刚烈火爆的一面,从此之后,再没有人会认为,她仅仅是个纤弱的女性干部了。

而李竞抹去脸上的茶水之后,愣了差不多有五秒钟,才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,他伸手一指陈太忠,不可置信地怒吼了起来,“你……你敢殴打省委干部?”

“打你算轻的,”陈太忠也不跟他计较,泼茶算不算打人,因为这很没有必要,“等着,让你疼的还在后面。”

这次他是抓住了对方的大漏洞,所以才会在诸多区领导面前出手,若没有那个漏洞,他也不便如此张扬地行事,他不怕省委组织部,并不意味着别人不怕。

政府抓钱袋子,党委管官帽子,而这组织部正是管官帽子的部门,某种意义上讲,比纪检委还不好招惹。

纪检委是收拾人的地方。可一般的纪检干部。未得领导授意的话,是不敢随便查人的,有点私仇也不便公然报复,但是组织部的就不一样了,人家要是记恨上你,偶尔歪个小嘴说句小话,很可能在某个关键时刻……就耽误了。

手机翻到岳黄河的名字上,他犹豫一小下,还是站起身,决定出去打这个电话。公然扯省委组织部长的大旗出来,可能会让初来乍到的老岳被动,当然,他还有别的一些顾虑……

不管怎么说。哥们儿这是占了天大的理,陈区长才一迈步,只觉得眼前一花,多了一个人,正是省委组织部干部一处的方姓调研员。

方调笑眯眯地一伸手,拦住了他的去路,“陈区长,有话慢慢说,说清楚了不就没事了?”

你一个小小的调研员,也跟我张牙舞爪?陈区长嘴巴一撇。才待狠狠地刺对方两句,猛地发现这厮微微地挤一挤眼睛,幅度之小,不留心的人还真看不到。

想到此人刚才始终一言不发,陈太忠心里一动,可是再细细看一眼,发现这货还是一副迷迷糊糊没睡醒的样子,一时就有点不明白,于是他冷哼一声,“不知道方调打算跟我说什么。我怎么才能说清楚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