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828 -3829长征路何在

3828 3829长征路何在(求月票)

3828章长征路何在(上)

“我勒个去的,有没有搞错啊?”当天下午,整个北崇官场,随处可以听到这样的抱怨——陈区长要让大家上工地的消息,一瞬间就传开了。

这个消息来源于白凤鸣,不过白区长是向大区长请示过的,是否先吹个风,陈区长表示说,这个风吹不吹无所谓,直接放出去消息也行。

干部们一听说这个消息,登时就炸锅了,我们去工地学手艺,那谁来管理北崇?

这话说得冠冕堂皇,事实上,有经验的干部心里都清楚,去工地干活,那不是一般的苦和累,大家拼死拼活地往上爬,为的是享受权力和财富,可不是跟建筑工人抢饭碗。

所以,虽然陈区长目前在北崇说一不二,强势无比,但是在诸多干部中,还是传来了大量的、嘈杂的异声——这真的没必要……有点哗众取宠了。

此时,王媛媛正带着几个人,在看响水湾煤场的建设,这个地方将来铁定是要归计委管的,她隔三差五地就要过来看一看,一来是对工作负责,二来也不无彰显主权的意思,这里是计委的地盘,是我王某人的地盘,别人就不要瞎惦记了。

她这点小心思,不止一个人看出来了,不过陈区长在座谈会上,为大家画了大大的一张饼,非常地诱人,所以虽然有人心里看不起这年轻的女娃娃,但还是保持了表面上的尊敬——尤其是。今天省道上的车祸,再次为大家敲响了警钟。

不止一个人知道,死去的刘骅原本也是借调的人员之一,只不过手续不对。被区政府撵了出去——严格说是被陈区长否了,从而发生了这样的悲剧。

当然,这两者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,肇事司机也不叫陈太忠,但是听到这样的噩耗,不少人心里还是发凉,不听话的后果,咱承受不起啊。

大家一边巡视煤场。看磅秤安装,一边就说起了省道的大堵车。

一个三十出头的眼镜男轻叹一声,“要我说,司机固然可恶。但是跟刘骅缺乏基层工作经验也不无关系,这个悲剧其实是提出了警示……我们不能只有工作热情,还应该多走一走,多看一看,加强对基层工作的了解。”

此人是宣教部的副主任科员萨延龙。他将问题往刘骅身上推,也不是跟死者有什么恩怨,只是担心不小心扯到陈区长身上,索性就拿刘骅的没经验说事了。还能体现出他的觉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