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81章 年轻真吵

第三千八百八十一章 年轻真吵

赵光达授意人找陈太忠,多少是有点走动的意图,他的岁数差不多了,所以就博了一下,此时不博,等换届之后,基本上没可能了——部队里的位置,确实是很敏感的。

博的结果,是未能如愿,那他就要考虑广结人缘自保了,在孙家给他打过招呼之后,黄家嫡系的人马陈太忠就进入了他的眼帘。

就像阳州市移动的郭伟一样,大多数人眼中虽然觉得陈区长是被流放的,但总有一些人不这么认为,这些人有个共同的特性,他们的目光并不仅仅在恒北。

赵光达也不这么认为,军队和地方是截然不同的系统,对赵司令而言,他还有近水楼台的优势——这个年轻人跟小孙的关系不错。

然而,大人物总是矜持的,赵司令并不着急去接触此人,他要考虑的很多。

这年轻人的能力、性格怎么样,那些成绩是干出来的还是吹出来的,如果只会阿谀奉承,那么,就算你是全国最年轻的区长,也走不了太远。

事实上,陈太忠的能力算是有口皆碑的,赵光达主要考虑的是:就算你有点能力,年少权重正志得意满之际,猛地被调整到了恒北,这个心理落差,能调整得过来吗?

这一点真的很重要,很多年轻干部顺风顺水习惯了,猛地遭遇到沉重的打击,不是没命地活动调动就是自暴自弃,根本无心本职工作,就算再乐观的,也要考虑这破地方能不能出了成绩,甚至还有人因此缘故,思想和作风发生了极大地扭转。

对年轻干部来说,发配到老少边穷地区,确实是一道不太好迈过的坎儿。

陈太忠或者能迈得过心理关,但是一个外乡人。能否在本地站得住脚?年纪轻轻,能不能服众?开展工作的时候,在坚持原则的同时,是否能充分体谅本地风土人情、同僚情绪?

这一切的一切,都在考验这个年轻人,赵光达虽然是军人,也知道这些因素对地方干部的影响,所以他真心没兴趣跟对方太早接触——是骡子是马。先拉出来遛遛吧。

当然,说得更**一点,赵司令最是要考虑:此人是否成为了黄家的弃子?

一段时间看下来,年轻的区长赤手空拳地打下了一片江山,北崇不仅在经济建设上如火如荼卓有成效,社会和官场秩序。也是井井有条。

秩序稳固、群众归心、同僚敬畏,就连团省委下去的阳州市长陈正奎,也在北崇身上栽了大跟头。对赵光达来说,陈太忠的表现真的是可圈可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