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01章 穷途薛伯美

第三千九百零一章 穷途薛伯美

李作人一直想槁清楚,盘个看起来很清丽,说话却很直接的女孩儿是谁,不过他旁敲侧击两句,发现对方一点都没有表明身齤份的意思,倒是很干脆地表示陈区长的血不能白流,你们省局没有个明确的态度的话,我们不会答应。

总算是陈区长还算明白轻重,知道六个地市就可以了,再多那就是吹牛了,双方就算初步达成了意向,李局长又聊了两句之后,站起身走人了。

这次陈太忠没让他拿走慰问品,可见人家心里也还算满意。

陈区长满意了,可是李作人觉得有点窝囊,出来之后见到薛伯美,他的脸色就是一沉,“看你们市局干的这点好事。”

我们收上烟叶,也不是自己用的!薛局长一听这话,就有点、恼火,不过就算面临很大的压力,他依旧不敢跟省局老大顶嘴,只能陪着笑脸打听,“谈成什么样了?”

“谈的是省局的业务,踉你市局无关。”李作人好不容易过关了,哪里还肯趟市局的浑水?不过想到那个清丽女孩儿,他禁不住又问一句,“后面来的那女孩儿,你见了吧?”

“见了。”薛局长点点头,低声回答,“来头挺大的。”

嗯?李局长一听这话,冲他招一招手,然后埋头疾走,直到上了停在后院的奥迪车,李局长才淡淡地发问,“那女孩儿干什么的?”

“局长,您得先指示我们工作啊。”薛局长苦笑着回答。

“不想说…,是吧?”李局长有点火了,问你点事儿,你居然跟我提条件?

“那就是何雨朦。”薛局长轻描淡写地回答,有意表现得很熟悉的样子

事实上,他不过是听到了小雨朦自报家门。

“是干什么的?”李作人继续追问恼怒之意一览无遗你只说一个人名算什么?

薛伯美嘿然不语,低头摸出一根烟来,叼在嘴上。

“你不说,我也问得出来。”李局长恼怒到无以复加老齤子好歹是你的领导,问你点事儿,你就是这么个态度?事实上,有了人名,他也不愁打听“你多保重吧。”

“大不了跟陈太忠敞开说。”薛局长摸出一个煤油打火机,嚓地打着火,慢悠悠地点着烟,眯着眼睛发话了,“我家门口都有加拿大籍的黑社会了,那人家想听啥,我就说啥好了,起码省得被人祸及妻儿……陈太忠最爱干这种事。”

敞开说?李作人听得眉头一皱,烟草里面这点事哪里能敞开说?如此暴利的行业,很多内部的潜规则,是不能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