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42章 贱皮子

第三千九百四十二章 贱皮子

我艹,庄局长的脸色,登时就黑得不能再黑了,他有心再说什么,但是陈太忠的声音太大,在场的不少人都听到了。

有些大局感,真的是只能意会不能言传,明白说出来,要受到千夫所指的,所以他暗暗地咬一咬牙,脸上的肌肉微微抖动两下,转身走向陈正奎,“带烟了没有?”

他试图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,但是陈市长敏锐地感觉到,庄局长在说话的时候,胸腔明显地有剧烈的颤动,于是他伸手跟秘书拿过一包烟,递给对方一根,自己又点上一根。

才抽了两口,庄局长就剧烈地咳嗽了起来,“陈市长,你这烟太冲,小高,把开胸顺气丸拿过一袋来。”

我这烟还冲?陈正奎微微颔首,心说老庄这次气得还真不轻,以前在团省委干的时候,开胸顺气丸他也常吃,有些事情真的让人心胸郁结,必须通过药力来调节。

令人感到奇怪的,是野田次郎的反应,他先是惊讶,然后发呆,接着皱眉深思,最后才并拢双腿,冲着陈太忠鞠一个躬,“是我说错话了,请陈区长包涵,若干年前,我国军队以错误的方式进入贵国,给贵国人民添麻烦了。”

“你那叫进入吗?”陈太忠很无语地看着对方,才待指责对方道歉不诚心,不成想防空警报再次响起,这次就是空袭警报了,尖厉而急促。

待再停下来的时候,就是三分钟之后了。陈区长也没了再叫真的兴趣,省得被人看见他捉住别人的痛脚不放,不是一个堂堂的区长的气度。

接下来就是日本友人对脱胶厂的考察了,陈太忠因为刚才大声呵斥庄局长和野田课长,心情舒畅念头通达,就跟着他们转悠一圈。

总而言之,苎麻脱胶厂的设备设施还算先进,工艺也达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的国际水平,三松公司的专业人员也挑不出太大的毛病,有人说工艺还是稍嫌落后。旁边就有人说,在这么落后的地方,能有这样的投入,已经不错了。

这些人交流的时候声音很低,用的也都是日语,日本人很少在公众场合喧哗,不过陈区长还是能听到大部分内容,有人说化学脱胶不好,但又有人说。这个污水处理还是不错的。

然而,他们一致认定。如果不能由日本人来控股的话,这个污水处理系统,一定是样子货了——总而言之,他们对大陆还是有点成见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