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83章 血腥

第三千九百八十三章 血腥

陈太忠在几个重要的人身上,都留下了神识,他先顺着感应,找到了陈清和矮壮汉子――这俩的标识几乎是重叠着。

不过他抵达的时候,九哥正好坐车离开,他想也不想就缀了上去。

九哥心里也挺烦的,今天遇上这么个破事儿,真是影响情绪,丑态被人看去了不说,海绵体上还被人按了个烟头。

他跟陈老大谈了一阵,没得到什么收获,正好下面又开始疼了,于是再来看看医生。

车就在一个私家医院门口,他下来蹒跚走了两步,不成想迎面急匆匆走过一人,跟他擦肩而过,他一伸手,就想薅住这冒犯自己的家伙,只不过下体又一阵疼,于是就破口骂一句,“尼玛,赶着送死?”

“丧葬费你已经提前收了,”那位低声回答,头也不回快步离去,眨眼就消失在人群中。

“这货说啥?”九哥狐疑地看一眼对方的背影,想一想才迈步,不成想一迈腿,一个什么东西掉了出来。

“九哥……您这裤裆破了,”跟着的一个混混迟疑着发话,下一刻,他惊叫一声,“我艹……蛋掉下来了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九哥疑惑地看他一眼,又低头看自己的裤裆,这才豁然发现,自己不但裤裆破了,腿间也是鲜血淋漓,还有一把匕首,正插在自己的**部,只看得到一个三寸长的把手在外面。

“好快……的刀,”他猛地吸一口气,身子软绵绵地倒在地上,没了声息。

他的跟班说不得鸡飞狗跳地忙乱,试图挽救他的生命――离医院很近的。

这里忙乱,陈清那里也不安宁,陈老大已经打电话落实陈太忠的事情了――知己知彼百战不殆,道上兄弟对情报的重视,一点不比军队差。一不小心也是粉身碎骨的局面。

随着对陈太忠了解的加深,陈清的一颗心也在不断下沉,他做梦也没有想到,那个拿着鹅卵石在手里一抛一抛的年轻人,竟然是如此地恐怖。

于是接下来,他转移个地方,疯狂地打电话,想化解了这段梁子。要说上午他还想用五百万解决的话,他现在拍五千万出去,都不会眨眼――他没有五千万,可总能借得来。

借的钱再多,总能慢慢还,但是命没地方借。陈太忠那货,是索命的。

陈清总算知道,为什么上午的时候,陈太忠会说,他要的钱自己给不起了,人家手里动辄都是几个亿,几十个亿的项目,他这点钱真不够看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