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00章 北崇之外

第四千章 北崇之外

黄汉祥这次的反应速度极快,两天后,中央纪检委下了人,到地北省教育厅将一个周姓的副厅长带走了,调查其在校园网建设里的问题。

对地北省来说,这是一个信号,因为周厅长在教育厅,是个极其特殊的副职,厅长都要卖他三分面子。

此人原为单永麒的秘书,后来老单到了地方上任职,想把他也带过去,但是他上有老母卧床,下面还有两个正上学的孩子,就没跟着走。

老单也能理解他,就在走之前,将周秘书安排到教育厅,当办公室主任,沉寂了一些时候,后来老单回了省委,组织部门将周主任提拔为周副厅长。

那这个副厅长,就是连分管副省长也懒得招惹的主儿,而老单原本在省政府的时候,管的也有教委这一块,否则他也不可能安置自己的秘书不是?

这个人被中央纪检请走,看起来味道很多,可能是要查整个教育系统,但是事实上大家心里都有数,这次上面来势汹汹,是直接剑指单永麒的,周厅长身上的标签实在太显眼了。

紧接着,就又拿下了一个地市的副市长,单永麒曾在该市任市长,而现在这个副市长,正是当年单市长的财政局长。

至于说调查理由什么的,那都不用说,上面只要想查,就能有理由,更别说这二位有巨额银钱过手,根本不可能干净了。

一时间,地北的单系人马人心惶惶。单永麒也被打了一个冷不防,一开始他还以为是教育厅或者分管副省长那里有什么心思。正想了解一下,但是那副市长一被请走,他就知道事情怕是小不了。

直到此刻,他还是没有弄明白,这事儿到底是谁在背后推动,只当是省里其他的势力暗算自己——到了他这个级别,同僚之间的算计,是较为常见的。就算程序来自上面,意图却多出在肘腋,正经是上面直接打压的情况,并不多见。

要不说在这官场里,耳聪目明是很重要的,面对突如其来的算计,强如副省部级的领导。也难免有摸不着头脑的时候,等又过几天,他搞清楚眉目的时候,就太晚了。

说来说去,陈太忠这个人物实在太小,单书记就算再怎么重视。也想不到,黄家会因为一个小正处的缘故,悍然对自己下手,知道原委之后,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陈区长确实是小人物。地北那边折腾得沸反盈天,他一不知情二不关心。埋头于搞区里的建设,副市长被带走的那天,他去了一趟朝田,出席了北崇农产品在斯嘉丽超市上架的仪式——这原本是徐瑞麟的工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