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23章 说情风格

第四千零二十三章 说情风格

王媛媛登时就愣在了那里,好半天之后,才淡淡地一笑,“陈区长,你这话我听不懂。

连“陈区长”都叫上了,可见她的心情之糟糕,我跟着你固然能飞黄腾达,也心甘情愿向你献身,但是你这么侮辱我,那是我不能接受的。

说这话的时候,她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全身在颤抖,身体出奇地发冷,她不知道这是不是幻觉,但是她心里清楚,自己的一颗心,变得极其地冰冷,似乎都凝滞到无法跳动。

可是这句话,她是必须要说的,那不仅仅是一个女孩儿的尊严,更是做人的底线,“从小到大,我一直洁身自好。”

“不要这么激动嘛,”看到她生气,陈太忠心情就舒坦了一些,当然,他要防着对方是在演戏,于是他说一句,“只是有人说,你生活不检点。”

他跟王媛媛是没事的,而且小王来区里之后,也没什么风言风语传出,而且刘海芳的话说得很明白,李红星说,王媛媛“早就”不是处女了。

那段孽缘,也许是在哥们来北崇之前的事,陈太忠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宽宏大量——你到底怎么回事,我会计较吗?反正你也不是我菜,哥们儿我……你老实承认,我真不会太在意。

“这话谁说的?”王媛媛气得拍案而起,也顾不得面前是自己的领导了,此刻,她表现出了一个北崇女人的彪悍,她直着嗓子大喊,“陈区长你说出这个人的名字,我今天要砍不了他全家……我就死在他家门口。”

“素质,素质,”陈太忠轻轻抬一下手,不怒而威地发话,“我这不是问你呢?也没觉得是事实,落实一下情况,你这就喊打喊杀的。要干什么?”

“怀疑我别的可以,这一点我不能忍,要是我愿意,现在已经是乡长的儿媳妇了,”王媛媛冷冷地回答,“我坚守过的,也为之付出了。就不容人玷污。”

你好像也半夜进过我的房间,陈太忠摸一摸下巴。不过怎么说呢?乡长的级别低了一点,更别说乡长的儿子了,而且那厮,也未必也比得上哥们儿帅气,小王觉得有所不值——女人嘛,看男人,是看综合条件的。

他咂巴一下嘴巴才待说话,猛地发现楼梯口有人影晃动,说不得哼一声。“小廖你有事?”

“哦,没事,我写到一半,有个问题想问您一下,”廖大宝转身下楼,他听到陈区长拍桌子了,就下意识地上来——他总是不希望这两人之间。出现什么问题。

他一边下楼,还一边嘴里嘀咕,“您和王主任先讨论,我一会儿再上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