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31章 奇葩言论

第四千零三十一章 奇葩言论

陈太忠说到这里,停顿一下,让大家消化其中的内容,然后又发话。

“当然,你们理解……小詹也这么理解,这是一起阴差阳错的事故,无非是被抢单子的,是个收破烂的,而抢单子的人,有个半公家的身份,还有个副科的堂姐夫,两者对调一下,就没这种内幕交易的说法了,我陈太忠有小题大做的嫌疑。”

“你们这么想,我不能说错,但是社会上对官场、对干部的种种妖魔化,很多很多,所谓的内幕交易,都真的是内幕交易吗?我看未必全是,但老百姓就是这么认为的。”

他又停一停,才又发话,“所以说这种仅仅靠内部通气,解决和处置错误的手段,是不合适的,小詹你可能认为,自己只犯了一个小错误,是我太叫真,有意跟你过不去……那么我问你一句,你真正地意识到你犯的错误,带来的影响了吗?”

“只是丢了一张单子,就引发了内幕交易的说法,”陈太忠说到这里,冷笑一声,“要不是徐区长制定的规则严,于主任还有可能私下报几条娃娃鱼丢失……就把此事摆平了。”

“不敢,我真的不敢,”于海洋苦笑着摇头,心说我都要念检查了,您放我一马成吗?

“你现在肯定不敢,”陈太忠哼一声,“但是丢一张单子,你们不能正视,这盖子越捂越大,到最后……居然可能造成国有资产隐性流失,这种奇怪的展开,是怎么产生的呢?”

“陈区长这个话在理,”林继龙是最不希望此事闹大的,但是听到陈太忠如此说,他也禁不住点点头。“有些隐患,还是需要高度重视的。”

“必须扼杀在萌芽状态中,”王媛媛点点头,她看一眼小詹,“身为国家工作人员,勿以恶小而为之,你的错误并不仅仅是违反了程序……有了程序不执行,要这个程序干什么?”

“你永远都不知道,违背程序。会引发多么严重的后果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正讲得兴起,所以就接过话来,“小詹。你能想到,就因为丢了一张纸,搞得政府被人骂,搞得人民失去信心,搞得国有资产流失吗?”

尼玛……明明还没有流失的,你这是神展开,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。于海河心里暗暗地腹诽,脸上却不敢有任何表情。

你这解释也太勉强了吧?小詹心里真是一万个不服,不过这么多人攻击他一个,哪怕他是个副区长。也招架不来——这也是陈太忠不想在党委多露面的原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