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99章 新的思路

第四千零九十九章 新的思路

第二天,不到六点陈太忠就醒了,昨天他被汤丽萍弄得不上不下的,本来就有点憋气,再想一想这朝田办事处一时没着落,气儿就更不顺了。

北崇想在朝田搞地皮,建设办事处,其实并不是很容易的,下面县区想在省城搞地皮,无非就是三个渠道,跟市里买,跟企业买,跟村里买。

跟市里买,买的就是存量土地,只要找对人,价格都不是太大的问题——把个人招呼好就行了,但是陈某人身上的标签实在太明显了,朝田就不可能有人买他的账。

当然,人家也没必要明确地顶他,随便就拿规则卡住了——有政策说,县区能在省城设办事处吗?没错,也没政策说,不许县区在省城设办事处的,但是这个土地划拨就免了吧。

你们完全可以租一层写字楼啥的,为什么要土地呢?

而陈区长可是想把北崇办事处,建设成北崇人的娘家,不但北崇的干部能用,北崇的司机和商人也能用,那么大的停车场——不光是为北崇的干部谋取方便的。

所以跟市里买地,基本上就是不用指望的,跟企业买地,他也没有熟悉的企业。

而且企业所拥有的土地,大多属于国家划拨的使用权,转为企业法人财产的很少,企业可以租赁给你用,但是转让的话,真不太好办,就算买主答应企业也不会答应。

企业想正式转让土地,很可能会招来政府的干涉,首先这地你有资格转让没有,其次就是这地卖得贵了还是便宜了,麻烦事太多。

到最后,不排除地没卖出去,倒让政府收走了的可能——反正这地你卖给谁不是卖?卖给我们政府吧。

所以企业卖地。就经常有些猫腻,有些变通手段——真不怕吃撑着的私人,借此也可以低价收购国有资产,不过这个就是题外话了。

但是北崇区政府来钻漏洞的话。将来很可能朝田对阳州出一纸公文,这地就收回来了——你是政府不是私人,上级领导的话听不听了?

当然,陈太忠在的话。这样的公文,他鸟都不用鸟,但是他早晚是要走的,接下来的班子。扛得住扛不住这样的压力?

总是要给北崇人留下清清白白的办事处,这是年轻区长的想法,所以他就只能买城中村的地——集体土地。跟集体商量好了。合同一签,地就是稳稳的了。

所以,这场架打得……代价真的有点大,他洗漱完毕,要出去跑步,走到院子里才发现,又下雨了。雨不大,但也不是特别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