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67章 惊人内幕

第四千一百六十七章 惊人内幕

面对陈太忠这诡异的一眼,赵根正和祁泰山耷拉下了眼皮,心知他藏着后手,绝对不接话——陈区长的后手,一般人很少应付得来的。

陈铁人也略略错愕了一下,才硬着头皮回答,“我觉得党员对党组织,没有什么事情必须隐瞒,除非是你的私事……戚书记您说呢?”

“如果不涉及个人隐私,我也希望太忠区长能解释一下,”戚志闻稳稳地拿好了分寸,“实在不方便,可以粗略地讲一下。”

“为的是发生在广、东的疫病,北、京的处置并不是最好的,”陈太忠迟疑一下,还是做出了回答,“那个传染病来势汹汹,北崇必须预先做好准备。”

“哈,”陈铁人听得干笑一声,才待说话,又想起自己没举手,所以忙不迭地举一下手,不成想因为动作过快,袖口将烟灰缸带到了地上。

所幸小会议室都是铺了地毯,烟灰缸倒是没碎,不过手忙脚乱一番,也是难免了。

陈书记很为自己的举止失措而恼怒,心里就更火了,于是问得就更尖刻,“上级组织并没有通知北崇,陈区长这么决定,是连上级组织都不打算尊重了?”

“这一场灾难,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倒霉,”陈太忠叹一口气,点起一根烟来吸一口,然后缓缓回答,“有些盖子是不可能捂得住的,再大的干部都没用……早晚是要为自己做的事情负责的。”

听他最后一句话,四个书记副书记齐齐倒吸一口凉气,这个说法就太震撼了。

陈太忠点了两个地名,其中一个就是首都,而且他的话里有所指,说这两个地方都捂盖子了,并且很明确地断言。这个盖子捂不住,有人必然要承担责任。

陈区长这么说,是因为他上一世经历过非典,非常确定这个病毒有多么可怕和凶猛——都传染到美国、加拿大和新加坡了,这种局面下捂盖子,那真是找死。

可是这四个书记的脸都听绿了,连首都都要有人倒霉了?

陈区长很少显摆他在首都的关系,但是他不显摆,在座的也都心里有数,陈铁人敢跟他呲牙。只是欺黄家的手伸不到这里来,并不是说谁怀疑他在上层的人面和消息。

眼下大家猛地听说,此事涉及了这么大的因果。真的是宁可没听说这个消息——这必然涉及了极高层面的权力倾轧,怪不得陈区长不想说、不愿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