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16章 如何怀柔

第四千二百一十六章 如何怀柔

非典防治工作,原本是该乔小树主抓的,但是吴言走不成了,她就不肯让乔小树得逞——吴市长上手这个工作之后,其实是成绩斐然,大家不能光盯着七个病患来看。

要知道,她上手之前,凤凰就五个病例了,而她负责几近一个月,也才多了两个病例,还都是跟那五个病例有关联的人。

这是了不得的成绩,吴市长若去深造,就不能在意别人摘桃子,但她走不成,绝对不能容忍别人摘桃子。

殷放很坚决地支持吴言,一个是当初这件事是他授权的,其次就是——他知道谢五德对吴言的非典防治工作,颇有微词,觉得是劳民伤财之举。

但是谢书记硬是要得——或者是省委机关干部的通病吧,他认为,中央既然高度重视这件事,那么让吴言主抓此事,有点对中央的精神领会不够。

是的,凤凰做为重灾区,市委只派出一个常务副市长挂帅,就是不够重视,他倒也不坚持让乔小树接手,他只是表示,非典防治工作小组的组长,一定要市委主要领导来担任。

说得明白一点,就是他当组长,吴言当副组长——这表示市委很重视。

这桃子摘得真是没话说了,殷放极力反对,但架不住谢五德才是党委一把手,这个会开到夜里十一点,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——反对的人很多,谢书记没法发起表决,否则那是自取其辱了。

而今天一上午,吴言都在布置非典防治工作,又有外地的领导来取经,所以陈太忠死活打不通电话,好不容易。吴市长根据“来电等待”的号码回拨一下,陈区长这里又关机。

现在好不容易联系上了,陈太忠也不想在小院待着,省得别人进来,影响到自己煲电话粥,索性出去找个僻静场所——反正是周末,别人找不到他也无所谓。

这个电话粥,一煲就是四个来小时,陈太忠换了两块电池。吴言的手机直接插上了充电器,她对不能去中央党校进修,表示出了相当的遗憾,不过能把凤凰的防治非典工作抓下去,也很有成就感。

但是说起这个工作。就不得不提起谢五德,对谢书记昨天在会上的行为,吴言强烈地表示不耻,“见过没皮没脸的,像他这么没皮没脸的,还真是少见。”

“这货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,”陈太忠一听也火了。“当初怎么就没进了市委打他一顿?他把小话都说到我们阳州市政府了……得了,我现在就往凤凰赶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