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25章 廉价副厅

第四千二百二十五章 廉价副厅

神马?陈太忠好悬以为自己听错了,好半天之后他才反应过来,“是戚志闻,不是陈太忠?”

“这个时候,谁敢撸你?”李强没好气地看他一眼,“你怎么看?”

“是谁的意思?”陈太忠想一想,觉得这应该是省委某个大佬的意思,而不是共识。

“马强打过来的电话,”李强倒也不藏着掖着。

陈太忠对戚志闻,一向没有什么好印象,那厮长于算计,决断的时候却没什么气魄,能力有限可偏偏掌控欲极强,非常地自以为是。

要说唯一的好处,就是戚书记没有阴险到家,并不是事事都要躲在背后算计,尤其是前一阵王景堂对北崇的刁难,戚书记愿意跟他一起协商,共度难关。

总之,这不是一个坏到无可救药的人,只是眼高手低,又有点机关办公习气的主儿,陈区长跟此人,也不过是一山不容二虎。

所以他想一想之后,苦笑一声,“这反应是不是有点太快了?”

“马强怎么也是朝田的市委书记,”李强撇一下嘴,事实上,他也觉得省里这么决定,有点草率,尤其是,处置的居然不是陈太忠,而是与此事无关的戚志闻。

但是再想一想,他又觉得,这才符合官场认知,处置不了陈太忠,而又需要有人为此买单,那么,戚志闻就是最好的选择,“朝田的干部死了,他不能不闻不问。”

“这真是……哈哈,”陈太忠无言以对,只能干笑几声,笑到后来,他越发地觉得滑稽,居然笑得蹲到了地上。“真是笑死人了。”

“什么事儿这么可笑?”彭秋实本不想打听,见他这副形状,就凑个趣。

“没什么,他笑点低,”李强沉着脸,紧紧地抿着嘴巴,努力让自己显得正常一点。

下一刻,他就想到了另一桩事情:小陈听到这个消息,第一时间,居然没有想到谁会接任这个区委书记……这是真的无欲则刚吗?

“老爸。这次我真的是躺着中枪,”一个小时之后,干部培训中心的某个房间里。传来一声凄厉的嘶喊,“跟我无关的啊。”

“跟你有关无关,很重要吗?”戚晓哲在电话那边轻叹一声,“轮到你了,这就是运气……首都那位。今天被人大罢免了政府职务,你觉得错全在他身上?”

“他好歹是个知情不报,我这就太无辜了,”戚志闻觉得两者不能相提并论,他这枪躺得实在太冤枉,“北崇非典防治。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