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35章 醉翁之意

第四千二百三十五章 醉翁之意

你小子惦记得倒多,陈太忠看白凤鸣一眼,事实上,油页岩这个项目,他也从未打算放弃过,不过在他的算盘上,这个项目太大了,可以同八一礼堂的项目相比。

以前陈区长是习惯吃独食的,再大的项目也不肯轻易让人,但是他越往上发展,就越发现吃独食的艰难,素凤手机和聚碳酸酯项目之类的也就算了,这个八一礼堂的项目,才让他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大项目操作。

所以他要操作油页岩项目,也是要考虑让出一些利润,这种事情,基本上不会考虑白凤鸣的因素,当然,老白若是想负责项目的执行,他还是很欢迎了——毕竟能力在那里摆着。

陈太忠对于白凤鸣的执念,只是淡淡地笑一笑,“你安心工作,如果不能给你一个好出路,我北崇的人才,也不是那么轻易外流的。”

“我也不习惯随便被人欺负,”白凤鸣冷冷一哼,听得出来,他也是打算动用一些底牌了,“多谢区长帮我做主。”

“别折腾得动静太大,我真不确定这事儿,”陈太忠当即表态,“就是防患于未然,提醒你注意一下。”

“还真有这事儿,”白凤鸣苦笑一声,“昨天李书记和陈市长突击检查了几个县区的非典防治工作,据说北郭、五山和明信态度不端正,被点名了,要严肃处理。”

“昨天……星期天检查?”陈太忠愕然地睁大了眼睛,昨天他又是关机,今天一来了就开会,还真没听说这档子事。

“星期天的人流量大嘛,”白凤鸣心不在焉地回答,又狠嘬一口烟,“据说是李书记的意思。”

“查出什么问题了?”陈太忠听得眉毛一扬。

“李书记查出北郭的省道路口没人值守。陈市长查到五山县委没有专人留守,”白凤鸣苦笑着摇摇头,“然后……晚上吃饭的时候,李书记发现明信汽车站有人员脱岗。”

“北郭……就是那个秦钢牙?”陈太忠若有所思地问一句。

“可不就是他,”白凤鸣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北郭的县长姓秦,为人特别奸猾,是从基层一步一步走上来的,从副县长到常务副县长,再到县党委党群书记。最后升任县长。

这个家伙是北郭的地头蛇,欺上瞒下最是拿手,而且是最擅转风向。据说提拔他任县长的时候,李强就不同意,王宁沪强行通过的。

但是他当了县长,反倒是跟李市长搞好了关系,等陈正奎来到阳州。他又义无反顾地投进陈市长的怀抱,实实在在的反复小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