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49章 部长的坦率

第四千二百四十九章 部长的坦率

听到岳黄河如此说,一个副厅也不多说,低眉顺眼默默地走了,另一个副厅仗着跟处长有点关系,等到四处无人的时候,低声问一句,“唐处,这年轻人谁啊?”

组织部的这位沉吟一下,才缓缓地回答,“整个恒北势头最猛的正处。”

势头正猛的正处……这位咀嚼一下,将脑子里记得的几个人一一过一遍,却愕然地发现,他印象中最猛的几个正处,都对不上号,于是干笑一声,“真是年轻有为,我都不知道咱恒北出了这么个新秀。”

“人家不是恒北的,”唐处长看他一眼,组织部的干部,眼皮子自然驳杂,他也不介意夸耀一下,“是天南的。”

“是陈太忠?”那副厅一听这样的提示,登时就反应了过来,现在的恒北,陈太忠已经进入了不少厅级干部的英雄谱,听到特征如此明显的提示,他哪里还想不到此人是谁?

“嗯,”唐处长默默地点点头,心里却是暗暗地纳闷,这家伙的名声,居然都传到旅游局了?

下午两点半,陈太忠就来到了岳部长门口。

岳黄河是两点五十五左右到的,他扫视一眼门口等待的众人,“吴市长跟我进来。”

吴市长进去之后,十分钟才出来,然后又是张书记,招呼了五个人之后,才轮到陈太忠,这时候就已经三点四十了。

见他进来,岳黄河端起手里的杯子,喝一口水,干脆利落地发话,“你说。”

“两件事,一个是在部里的关怀下,我区‘迈开脚步。动手动脑’的活动,已经初见成效,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干部,已经掌握了最少一项体力工作的技能,”陈太忠缓缓回答。

这个数据不是开玩笑,而是确实有这么多,隋彪对这个活动非常地重视,甚至搞出了末位淘汰制——隋书记一度是非常想配合好陈区长,把北崇搞上去的。

就算有些干部认为,这可能是一阵风走形式。但是陈区长的不好说话,大家也是知道的,只能收起那些侥幸心理。

而且还有很重要的一点。北崇实在太落后了,很多干部离基层工作很近的,好多东西平常就接触,一学就会。

打个太不确切的比方,就连隋彪自己。因为出身于会计,打算盘做账也是一等一的拿手。

所以北崇有百分之八十的通过率,剩下的百分之二十就要重新学过,再不合格的话……现在主持党委事务的,可是陈区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