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62章 纵论

第四千二百六十二章 纵论

老爷子这瞬移也挺厉害的,陈太忠默默地抽烟,你到底是想说什么呢?

荆紫菱倒是听懂她爷爷的说的话了,一伸手从陈太忠手上拿下烟来,瞪他一眼,“少抽两口……士大夫是统治力量的中间,是这样吧?”

陈太忠的女人里,也只有她敢这么做。

“对啊,刑不上大夫,看起来是鼓励人们说真话,抨击时政,也不能说一点效果都没有,”荆老懒洋洋地回答,“但是他们把持了舆论,会形成什么样的后果?”

“自我监督,自我完善嘛,”荆俊伟就是要跟他爷爷作对。

“新中国统治力量的中坚,是共产党员,也没有刑不上党员一说,”荆俊伟看他孙子一眼,“现在社会成什么样了……这才过了多少年?”

“阶层的固化和封闭,会形成垄断力量,封闭上升通道,”陈太忠点点头。

“你还是没搞清楚,我在说什么,”荆以远摇摇头,看一看自己的宝贝孙女,“紫菱?”

“其实我就是想做个商人,问我这么深奥的问题,”天才美少女撇一撇嘴,轻声嘟囔一句,“您早说过了,一旦形成新的士大夫阶层……先求免死金牌,然后胡说八道掌控舆论,最后是利益最大化。”

“就是这个,”荆以远点点头,“总有人惦记这个,恢复士大夫的言论自由,不以言罪人,这其实也是儒家的传统理念,但是……谁来保证道德不滑坡?”

“中国从来都不是一个民族国家,维系的中间力量就是士大夫阶层,狄夷入华夏者,华夏之;华夏入狄夷者。狄夷之!这个国家的统治中坚,从来没有改变过,这也是五千年能一脉相传下来的缘故之一,他们保证了中华文明的持续,是有功的。”

“但是同时,他们也是文明发展的绊脚石,不是他们没有胸怀天下、忧国忧民的情绪,实在是……久而久之,他们后代所形成的利益共同体。会阻碍社会的发展,而中国又是一个非常注重家庭,注重宗族延续的国家。”

“每个朝代,大师频出的时期,总是在初期。不是后面没有天才,而是天才没有发挥的空间,瓷器是这样,统治国家的中坚力量也是这样……正是因为如此,造成咱们中华文明的发展,总是在不断地重复,一个朝代一个周期。”

“怪不得五四的时候。能出现那么多铮铮铁骨的国士,”陈太忠深以为然地点点头。

“国难显忠良,五四……那真是个前所未有的大变革时代,对中华文明的冲击太大了。连鲁迅都要摈弃汉字,倡导拼音,”荆以远感触颇深地点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