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26章 忆往昔

第四千三百二十六章 忆往昔

“先不说我的事,说你的事,”穆桦笑眯眯地表态。

说到底,厅级干部终究是厅级干部,他表现得再客气,这话一出口,也是带了点不容商榷的语气,毕竟管着偌大的省科委,颐指气使惯了。

“我的事儿,就是想打一些机井,”陈太忠很干脆地回答,他对科委的现状,再是清楚不过了,目前国家很重视,拨款也多,但这个拨款的去向,是保障几个重点方面。

在十五计划中,列了不少重点项目,有火炬计划也有星火计划,还有创新基金,但是这个重点项目划得比较死。

按说这是国家体现宏观调控的一面,充分地考虑了一些重点的科技发展方向,引导的味道非常重,但遗憾的是,科委掌握大资金和大项目审批的经验太少,相关的管理和流程也上不去。

这就导致了他们审批项目和花钱的时候,产生了一种变态的执行力,只要是重点项目,花再多冤枉钱,认了;你的项目再好,跟重点项目不怎么搭调,我们也不会扶持。

这个现状的产生,其实不仅仅是科委自身的问题,其他行局的影响也有不小的关系,他们看到科委热了,也眼红——钱就那么多,给了科委,别人钱就少了。

所以他们就纷纷建议说,你们现在手里有钱也有权了,一定要保证紧跟国家政策啊——怎么保证紧跟政策?这太简单了,保证政治正确嘛。

这个建议不能说是错的,但是很多人是欺负科委贫儿乍富,就坐等着看科委的好戏——本质上讲,科委跟别的行局有所不同,科技这个东西,是讲究个想象力和创造力的。

那十五计划什么的,重点项目值得重视,但更强调的,是大方向的引导。

提建议的人硬要拿条条框框困死科委,以向上面证明:重视科技发展是没有错的,但是重视科委是没有用的,他们不接地气!

倒不如把这钱,分给各家,我们也能搞个科技处出来的。

更悲催的是,科委的人意识不到这一点,或许有人意识到了,但不敢去尝试突破——现在的权力来之不易,大家要懂得珍惜啊。

殊不知,这就背离了科委存在的本意,或者说政务院设立这个部门的本意。

私货夹杂完毕,陈太忠对科委的事务很熟悉,就知道这个地方虽然号称钱多,但自主的、敢花的钱并不多——很多省的省科委,连凤凰科委都比不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