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34章 群至

第四千三百三十四章 群至

“鞋底子九大用法?”畅玉玲愕然地看向陈太忠。

“不是好话,不要理他,”陈书记笑着摇头,“回头你可以向林主席请教。”

林主席……畅玉玲听到这三个字,就明白了,林桓是北崇出了名老不修,就爱调戏年轻女娃娃,可是他这个调戏只为看到对方的局促和尴尬,大家反倒认为这种低俗很亲切。

“长能耐了啊,”工头走过去,抬手对着那货脑瓜上就是一下,“敢调戏畅区长?”

“她这个长相,估计调戏的人也不多,我也是巴结干部嘛,”那工人用北崇话嘟囔一句,满不在乎地站起身,晃晃悠悠地走了。

北崇人就是这样,懈怠起来,区长不区长的也扯淡,而且啥话都敢说——不过说实话,北崇土话也不是很好懂。

畅玉玲站在那里,脸红了又白,白了又青,好半天之后,才怒吼一句,用的是荒腔走板的北崇话,“调戏你老娘的多不多?”

“哇,”在场的北崇人真没想到,畅区长居然也懂北崇话,登时就笑得前仰后合,那位本来正走着呢,听到这话,嘴里的烟斗登时就掉在了地上,紧接着,他也捂着肚子,蹲在地上狂笑了起来,一点都不介意对方骂娘——因为这本身就是粗俗的玩笑。

“倒是没想到,你懂北崇话,”陈太忠也笑了起来,然后转身向外面走去,“好了,也该回了。”

“你们在笑什么啊?”蒋君蓉听不懂方言,所以完全不能理解这种情形,一个小副区长恼火了,结果大家都笑了——倒是这副区长气鼓鼓的。

“基层的心态,你不懂。”陈太忠漫不经心地回答,搁在城市里,骂娘的后果很严重,在农村。大家还要看你的初衷——开不起玩笑的人,不遭人待见。

“那鞋底子的九大用法,怎么就是调戏人了?”蒋君蓉挺好奇的。

“就是揣起来、挂起来、满起来、夹起来……”那工头倒是挺热心的,事实上。见了美女,谁也愿意多说两句,“揣起来,那是给情哥哥的。还能让他摸一摸;挂起来,那就是半掩门儿,做皮肉买卖又不想声张。就在家门口挑个绣花鞋。”

“满起来呢?”蒋君蓉却是能坦荡荡地面对这种笑话。这女人的神经异于常人。

“三寸金莲小酒盅,拿来吃酒最好了,”那工头笑眯眯地回答。

饶是蒋主任异于常人,听到这话,也禁不住脸一红,“变态。”

“这夹起来,就是把鞋底烤热。不但治痛经,还能避孕,”工头说得也有点上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