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45章 小丑猖狂

第四千三百四十五章 小丑猖狂

这事儿,不能就这么算了,陈太忠微微一咬牙。

按照官场的逻辑,此事跟北崇的关系不大,只是马芬和安德福之间的纠葛。

北崇不过是适逢其会,遭遇了马老汉跳河,所幸的是,有人将其救了起来,至此,北崇就基本撇清了干系,至于说警察要劳教马老汉,那是大家对社会秩序的维护和认知,有不同的理解,跟八卦没什么关系。

做为一个合格的官员,不该搅入这种泥淖里,不停的口水仗,是很令人头疼的,更别说可能被上级认为,这是没事找事不够稳重。

陈太忠也想息事宁人,就像宣教部长袁中凯说的,北崇的发展来之不易,要珍惜——远观的袁部长都能意识到这一点,更何况他这北崇的父母官?

但是有些事情……终究是不能忍的,马老汉的无原则溺爱和马芬的不孝,已经令陈某人看不过眼了,更别说现在的媒体,越来越地无下限,厚颜无耻、百无禁忌。

陈太忠不想评价,这种敲骨吸髓一般的消费,对马芬是否公平,他只知道,媒体这么做,是在挑衅他要重建的道德秩序。

此事如果发生在北崇之外,他无力干涉,也没理由干涉,但是北崇既然沾了边,就不能这么算了——社会风气的败坏,多是始自坐视和纵容。

但是,该如何处置这帮人呢?陈太忠有点挠头,此事不细想还好,细细一想,他发现还真的不好操作——要不别人不愿意多管闲事,实在是无例可循。

陈某人不怕跨省抓人,可是他既然自诩讲究人,强调个以德服人。抓人就要有充足的理由,《南华时报》的行径非常卑劣无耻,但是人家触犯了什么律法?

没有犯法,便不能随便抓人。

算了,还是先了解一下这个报纸的情况,再想对策吧,陈书记抓起手机,给李世路打个电话,要他帮忙调查一下。

行内人调查类似事情,总是很轻松的。不多时他就收到了消息,这家报纸名字虽然起得霸气,其实是某市党委机关报的子刊。承包出去的性质,别说在全国了,在当地的影响也不大。

这就是为什么这家媒体敢乱来的缘故,正值冲打名气的阶段,各种要脸不要脸的手段一起上。待博到了大众眼球,博出了江湖地位,若干年后,谁又会在意这报纸当初是怎么成名的?

人是善忘的,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时代里,有成功的光环所笼罩。谁会追究,昔时这是一只白猫,还是黑猫?人家是成功者。

不过李世路也说了。承包这家报纸的主儿,是有点来头的,所以敢搞风搞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