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54章 神术

第四千三百五十四章 神术

陈太忠这话半真半假,他确实是才接到消息,说养殖户一家里的男人,已经确诊了是颅骨骨折。

类似的伤情,现场是看不出来的,多亏得区医院近期进了不少设备,而近期北崇工程众多,医生的待遇上去了,值守得也勤了,否则的话,只能送到市医院,就又要耽误时间。

这个消息令陈太忠义愤填膺——这帮人下手,真的太狠了,颅骨骨折啊,须知那是人身上最坚硬的骨头,居然被人打得骨折了。

所以他毫不犹豫地表示——患者危在旦夕,随时都可能死去,你们就别指望我跟你讲理了,哪怕医院也说了,伤者的伤情已经趋于稳定。

不多时,警察们已经将车搜了一个遍,找到了一个硕大的水盆,盆里的水倒掉不久,里面还是湿乎乎的,除此之外,再没有其他的东西了。

“捞网这些,应该是丢弃到半路了,”警察走过来,向陈书记汇报,一路上荒地很多,丢弃一些东西很方便,只是水盆太显眼,不便扔掉。

陈太忠默默地点点头,又摸出那几个硬币抛到地上,探手掐掐算算,警察们看到书记大人又来这一手,齐齐地过来围观。

倒是那三男一女见状,嘴角露出一丝不屑,女人更是冷哼一声,“有水盆就要有捞网?真是莫名其妙。”

“闭嘴,”一个警察抬手就甩个耳光过去,且不说这帮人半夜停车在这里,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,只说这车上放一个湿漉漉的大盆,本来就很古怪。

不过此刻,大家懒得跟他们计较,就是一门心思看陈书记接下来要干什么。

陈太忠掐算一阵,又皱着眉头想一想,抬脚走进荒芜的院子,来到车前。鼻子频频**几下之后,指一下副驾驶座夹缝里的一个不锈钢水杯,轻声吩咐一句,“打开这个。”

旁边的警察闻言,走上前拧开瓶盖,然后就是一声轻呼,“果然……是娃娃鱼标牌。”

十个标牌叠成一摞。塞在杯子里,隐约还可以看到上面的血渍。

那三男一女见状。脸色登时就是一片惨白,倒是警察们齐齐看向陈书记,眼中有着浓浓的骇然,或者……还夹杂着些许崇拜。

“看什么看,我这人天生嗅觉好,能闻到血腥味儿,”陈太忠摇一摇头,“好了,把人带回去。顺便指认一下丢弃的现场,谁有异常举动,可以直接开枪击毙,不需要鸣枪示警……我对这个指示负责。”

他这话说得霸气十足,那些警察得了指示,自然也就没有那么多顾忌,将四个人拳打脚踢弄上车。又着一个协防员将作案用的那辆车也开回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