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64章 监督权

第四千三百六十四章 监督权

广北农业局的人有苦衷,就拉着北崇人,说你也不着急否定,这马上就中午了,大家在一起坐一坐,有什么话可以敞开说嘛。

我们不接受吃请的,来的时候,卢总就交待过,绝对不行,技术员怯怯地回答。

你这是一定不给我面子了?户主的气场强大得很,沉着脸发话了。

于是技术员只能跟着去吃饭了,其间农业局的人出去一趟,户主拍过两百块钱来——你签个字,同意,这钱就是你的了。

打死我,这个钱我都不敢收,技术员断然拒绝,你别以为只有我一个人看现场,等施工的人来了,你现场合格不合格,他们心里都有数——我只是最有经验,不代表别人不懂。

总之,北崇人左推右拖,终于是没收了这个钱,也没签了字,等到回去之后,他马上就召集同伴,讲明了事情。

他胆子是小一点,不敢当面拍桌子,但是回到自家的团体了,他为自己的怯懦而恼怒,为对方的嚣张而愤懑——弟兄们,这个单子,咱们说成啥都不能接。

他们借住的是农业局的两间平房——工期较长,住不起宾馆,赚点钱还想补贴家用呢。

统一了思想之后,农业局的领导还来做过工作,说这真不关你们的事儿,签个字同意就行了,北崇人只是个呵呵了。

就在昨天傍晚,户主上门了,说马上开工了,要请大家吃饭,结果北崇人人手一把榔头和改锥,走了出来,就说我们不吃你要怎么着?

广北搞这个的北崇人也不多,只有五个人,不过农业局不远就是长途汽车站,拉了四五个乡亲过来,差不多十号人,也是有些气势了。

那户主还挺不含糊的,说你阳州人,不要来广北撒野,不成想话音未落,就被人按在地上,噼里啪啦一顿乱揍,他带的两个跟班,也被打得头破血流。

北崇人的野蛮,是相当出名的,但是广北其实也不含糊,这个地方盛产小偷和混混,尤其擅长于打顺风仗——事实上,盛产混混的地方也有狠人,他不跟你正面作战,私下捅你一刀放倒你,你想报仇都找不到正主。

用军事上的话来说,北崇是个很难征服的地方,广北好征服,但是征服容易治理难,这里人或者不擅长打硬仗,可制造麻烦的水平,是一等一的。

北崇人把户主打倒之后,不到十分钟,呼啦啦就来了一大帮混混,纷纷表示要搞死北崇人——没有人出面说,我对此负责,但就是纠集了这么多人。

来吧,看谁搞死谁,北崇人也怒了,八九个人一起站了出来——连技术员都不例外,他是胆小,但是这个时候都不敢站出来,那就是懦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