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70章 所谓能人

第四千三百七十章 所谓能人

陈太忠听完之后,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又问一句,“你这么说……有证据吗?”

“啪”地一声轻响,郭兴旺抬手轻拍一下额头,有证据吗——这两天,他是烦透这四个字了,他顿了一顿之后,才叹口气,“有!”

“抽烟,”陈太忠拿起手边的香烟,递给他一根,又给饶局长和于所长散一下,这是进入房间以来,他第一次散烟,这表示出一定的缓和——须知,第一根烟他是自顾自抽的。

大家点着烟喷云吐雾,郭兴旺连抽了两口,又顿了一顿,才忸怩地发话,“我拿这个话跟杨展说过,他……没有否认。”

怪不得你小子不好意思,陈太忠又端起茶杯来喝水,这都是什么玩意儿嘛,他可以想像得到,姓郭的跟杨展说这话,绝对是不怀好意的——估计要敲诈点什么。

而姓杨的确实有这个想法,也就不敢断然否认,以免招来郭警司的严重关注。

可陈太忠对这个回答不满意,他没办法满意,“你俩私自聊两句,人家也没承认……你管这叫证据?”

“很多东西,它就不可能有证据,就像昨天广北的枪击案,”郭兴旺心里确实憋着一团火,他不敢呲牙咧嘴,但是偶尔流露出来一些情绪,那也在所难免了。

还好,他不敢说自己被斧头砍,要不然那就是**裸地挑衅了,而且说完这话之后,他也知道自己失言了,赶紧又补充一句,“不过杨展的证据,我努力一下,查得到。”

又要用你刑讯逼供的招数了吧?陈太忠太明白警察嘴里“努力一下”四个字是什么意思了。他皱一皱眉头,“我这个人一向以德服人,屈打成招就没意思了。”

是,明晃晃的斧头、挑人手筋、闹市开枪……真的很以德服人!郭兴旺嘴角扯动一下。抬手去摸手包,“我问一下大轱辘村的朋友,看看杨展租那块地,租了几年……他不是那个村的人。租赁也该有个期限的。”

“大轱辘村?我来问吧,”饶局长摸出了手机,“村长家小儿子就在咱分局呢。”

局长大人打电话,分分钟就搞明白了。那块地杨展只租了半年,半年之后还可以再续约,不过价钱就没再谈了——很显然就是半年这一锤子买卖。据说他想租三个月。村里不租给他。

“这个要落实人证,”饶国庆拎着手机,看向陈太忠,“陈书记,我们这也是帮北崇的技术人员正名了……您说是吧?”

“一开始就是你们偏袒的,”陈太忠瞪他一眼,想一想之后。很随意地一摆手,“算了,既然说开了,这事儿就到此为止……嗯,老饶,你得把人证给我落实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