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89章 人情似纸

第四千三百八十九章 人情似纸

“朱司长?”陈太忠听畅玉玲这么说,注意力登时就被引歪了,心中的气儿也没了,他细细地想一想,“地区经济司的朱司长?”

“高科技司的朱司长,朱庆,今年刚上任的,”畅区长在电话那边不无得意地解释,“找他谈一谈油页岩,还算对口吧?”

陈太忠默然,共事这么久,他也了解到了畅玉玲的部分底细,其中小畅的父亲,是相当厉害的,虽然只是一个大型国企的总工,但人家是水木大学毕业的。

其时国内正说水木系,水木出来的学生就是牛气,相互之间招呼一下,什么都好商量。

不过陈太忠想的不是这个,他想的是朱庆这个人,是哪个派系的?

若是地区经济司的朱司长,陈书记心里明白得很,那人就没必要去拜访——滑头一个,只知道唯唯诺诺,这么大的项目去找那货,根本不顶用。

要说高科技司,倒也能对油页岩发话,毕竟这跟新技术搭得上边,但是陈书记首先要想的,是这货是哪个阵营的,若不是亲黄家阵营的,再努力也白搭——中立阵营的都没意义。

至于畅玉玲所说的父辈渊源,在这种项目面前,不值得一提。

要是亲黄家阵营的,这就能见一见,万一对方胆子比较大,他可以鼓动对方从下面发力,上面再关注一下,就有操作的可能性。

畅区长所说的这种渊源,那不过是敲门砖而已。

但是,有敲门砖,总比没有敲门砖要好,陈太忠想一想之后,决定还是珍惜这个机会,多少试上一试——万一能行呢?

三个小时之后。陈书记和畅区长面面相觑,他淡淡地问一句,“这就是你说的见一见?”

真是“一见”,两人为了见这个朱司长。先是打听对方的去向,然后又匆匆赶路,在西关村的一栋大楼面前,等了足足有两个小时。才等到朱庆出来。

朱司长来这里,开个高科技产品研讨会,就在他将要上车的时候,畅玉玲拦住了他。“朱叔叔你好,我是畅鸿的女儿,今天给您打过电话的。”

“哦。畅鸿的女儿。我知道,”朱司长点点头,倒是停下了脚步,但是脸上也没什么表情,“你找我,有什么事?”

“我给您带了两筒香烟,”畅玉玲笑眯眯地递个小袋过去。她真不愧是习惯送礼的主儿,当着这么多人,就堂而皇之地送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