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95章 通道

第四千三百九十五章 通道(求月票)

“阴总,”那俩大厨见状,齐齐地看向阴京华,四季春的大厨,哪儿受过这种气?

“别不服气,那是全中国最年轻的县太爷,”阴京华也没脾气了,第二次是四台机子在拍,也没谁看到陈太忠加料了,“你们还是再琢磨琢磨吧。”

再琢磨的效果,也是没用,陈太忠为了防别人骚扰,直接离开了宾馆。

当天晚上,他接到了周瑞的电话,周秘书说,老首长明天是没时间了,后天吧,你一大早来,大约十点左右能见上。

人在首都,这时间真不值钱,陈太忠心里感触颇深,不过好的一点是,马小雅今天晚上有空了,也没再去做业务,而是和董飞燕一起陪他。

小雅这是丧偶了,哥们儿这也不算上梁不正——很奇怪地,在即将进入马主播的身体时,他脑子里居然还在纠结这个……

第二天,依旧没什么事情,中午他带着两女赴了邵国立的饭局,有意思的是,邵总居然也认识董飞燕。

合着董飞燕美容院占的那块地,是老素纺的地,邵国立在这块地的开发中,是投了钱进来的,这个项目,邵总已经盈利不少了,不过有人平价买地,他总还是要了解一下情况。

马小雅的“早饭”过后,就去奋战四方城了,大约下午四点多,陈太忠接到了韦明河的电话,要跟他一起喝茶。

原来,青江的**部长,还是求到了韦处长头上,搭线的就是阴京华,不过阴总也说了:这事儿我觉得恶心,太忠也不想管。我是却不过人情……韦处你愿意不愿意管,那在你了,我只管个介绍。

五点钟的时候,两人碰面了,要了两壶茶慢慢喝,喝了一阵,韦处长才发问,“太忠,这个事儿……你说我管不管呢?”

“管不管的。在你了,”陈太忠一听这口气,就知道他想伸手,心里是说不出的腻歪。

可是再想一想,官场里难得有几个对脾气的朋友。闹得生分了也没意思,于是他叹口气,“升副省的这种事儿,掺乎起来挺麻烦的,老姜也不在青江了。”

事实确实如此,地方上进步到副省,起码要有一个强正省部级干部的支持。掺乎这种事儿,危险性比较高——他有一句话没有说,韦家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了。

他这是劝诫,但同时也是表态。韦明河听得很明白,他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“两边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也都是青江的本土势力。这个我是不怕的……而且只是保个死刑犯,这算多大点事儿?政治斗争搞到你死我活。这本来就是犯忌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