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97章 飞醋

第四千三百九十七章 飞醋

这……油页岩啥的,没说啊,陈太忠去门卫那里领回自己的手包,一路走一路迷糊,这是成了,还是不成呢?

他实在有点搞不明白,从直觉上讲,他觉得黄老对自己的汇报挺满意的,还让常来首都看看,但是,多少得说两句关于油页岩的事吧?

所以他给黄二伯打个电话,将情况说一下,“这是……算是成了,还是算没成?”

“油页岩的事儿……一句话没提?”黄汉祥听得也很吃惊,他想一想之后,才又回答,“不一定是坏事,中午和下午没时间,晚上去你那儿喝酒,见面细说。

“周瑞应该清楚吧?”陈太忠硬着头皮问一句。

“他未必比我清楚,”黄汉祥讪讪地哼一声。

他这个岁数的人,大都是棍棒教育出来的,黄老的高度也不是他能企及的,而黄老二本人,又是个调皮捣蛋胆子大的,以前为了哥们义气或者面子,经常试图糊弄老爷子,然后就被各种收拾,老爷子也提防他,久而久之,他对老爷子态度的了解,还真的比不上周瑞。

事实上,这也是黄老对他的爱护,这就不用说了。

“可是……明天有雪,我出来一周了,”陈太忠有点挠头,飞机能不能飞起来呢?

“你还矫情了,”黄汉祥听得老大的不满意,“这么大的项目,等一等都不行?”

“可我是一肩挑啊,政府和党委,一周没老大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解释一句,然后马上端正态度,“好的,我等您。”

这雪没等第二天,当天晚上就下起来了,黄汉祥七点半过来的时候,地面上已经有一层薄薄的雪花了。

他进来喝了没两口啤酒。就大喇喇地表示,“跟老爷子能谈二十分钟,你这厉害,加上吃饭,半个多小时呢,多少人跟我打听你……说了点啥?”

黄汉祥跟阴京华一个毛病,不但打听。他打听得还特别细,恨不得了解清楚。黄老在说每一句话的时候,是什么表情,什么动作。

两人一问一答,说了足足有半个小时,才把上午二十分钟的谈话复述清楚。

“这事儿成了,”最终,黄汉祥一拍大腿,果断地做出了判断,“科技部捧不捧场。计划委给不给钱,都是小事……老爷子要帮你做主了。”

“可是他一个字儿没问油页岩,”陈太忠皱着眉头发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