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41章 吃里扒外小林总

第四千四百四十一章 吃里扒外小林总

林莹的答案脱口而出,“五百亩吧。

“有没有搞错?”陈太忠听得吓一跳,“你这是要搞多大的煤场?”

“也存不了多少煤,你就当我承包荒山好了,”林莹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一亩地一年租金,有五十块够了吧?”

“你这可不是胡说?承包荒山是要见生态效益的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北崇的荒山,都不到这个价,可是荒山造林,哪能跟煤场相比,“你煤场是高污染的。”

“一亩一百也行,两百都行,”林莹无所谓地一摊双手,“了不得一年十万块,给北崇钱,我心里不排斥。”

“你这……”陈太忠皱着眉头想一想,“你这不是要搞个空壳吧?”

“别说得那么难听嘛,”林莹听得就笑了,他这话,还真的猜对了海潮的布局,林海潮在北崇建煤场,除了要拓展业务,同时也是在向地北暗示:别惹我啊,着了急我掀桌子。

事实上,海潮的业务,在地北做得极大,所以留在煤场周转的煤,都能被别人看在眼里,而真的因为煤场跟地北死磕的话,这不是做生意的态度。

说白,在北崇建煤场,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,所以这个煤场注定是做不大的,但是这种因果,陈太忠不问,林莹也不好意思主动挑明——多少有点利用太忠的意思。

“有什么难听的?”年轻的百里侯一摆手,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地北的事情我帮不上,已经很内疚了,你用我这儿,就只管用好了。”

“地北那边,是我老爹的业务,”小林总马上出声表示,她虽然是他的女人,可也不想随便领人情。“他是他我是我,你别给他省钱。”

她对自家老爹,其实一直都有点怨念,张州重男轻女是传统,所以老林总早早就表示过了,说我这海潮就是留给儿子的,小莹你不要想着跟弟弟争。

当然。海潮集团指头缝里漏点业务,也够林莹活了。而她自己也开着阳光大酒店,可是她就是不忿这个不平等——这么大的海潮,你给我三分之一也行啊。

还有就是,项一然跟她的婚姻,也是老爹撮合的,结果现在项一然不但职位不保了,还身染梅毒,连个孩子都生不了, 老爹却还不让她离婚。她心里没点怨气是不可能的。

“哈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他对林莹的家事也清楚一点,心说就算你对你老爹不满意,还是要找我来说这个事,终究是血浓于水,一笔写不出两个林来。

所以他就不追究这些了。“海潮打算在北崇囤多少煤?”

“不会很多,二三十万吨吧,”林莹撇一撇嘴,事实上,三十万吨的煤炭,资金也上亿了。要不说煤炭这个东西,穷人就玩不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