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64章 雪中水管工人

第四千四百六十四章 雪中水管工人

“我也是体制内的好不好?”邵国立干笑一声,又重重地叹口气,“今年2005年了。”

“我知道,你是75年的,三十而立了,”陈太忠哼一声,“三十岁不结婚的也有的是,你着什么急?”

“你根本啥都不知道,”邵国立低声回答,听起来有点意兴索然,“05年了,我得尽快要孩子了,六十七年以后,他能赶上七上八下里的七上。”

“我了个草,”陈太忠还真是被这种强悍的逻辑眩晕了,好半天之后才反应过来,“你打算生个政、治局常委?”

“起码争个副省吧,”邵国立坦坦荡荡地回答,很有一点“你真是土鳖”的味道,“今年生下孩子,他五十七岁的时候正好换届,可以博一下,过两年生的话,他赶上下一届,那就说啥都没指望了,五十五岁不上副省,提前就二线了。”

“你这线放得有点太长了吧?”陈太忠的惊讶,有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。

“人无远虑必有近忧,”邵国立淡淡地回答。

“那行,我知道了,”陈太忠彻底无语,这京城的衙内,眼光就是远,连孩子的出生日期都要卡——但是怎么说呢?这也是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意思,不能先天不足。

不过他总觉得,这种算计有点滑稽,合着将来的国家领导人,只能在6字尾7字尾,或者1字尾2字尾的年份出生。这真是……把投胎和生育当作了一门政治艺术。

“我结婚,给我弄五十条娃娃鱼,”邵国立发话了,“我打算摆一百桌,但是也不为难你,只要五十条。”

“五十尾太多了,娃娃鱼已经上省特供了,十来尾倒好说,”陈太忠有气无力地回答,你这小子。丁小宁开发素纺、狙击曼内斯曼的收购。我都能带你玩,你也赚了不少钱,这种稀缺资源上,你就不要为难人了行不行?

不知道为什么。他越来越觉得。跟邵国立走不到一块了。

压了电话之后。他走到窗口,刷地一下拉开窗帘,因为他觉得有点莫名的烦躁。

下一刻。他就是一怔,窗外飘飘洒洒的,有雪花在飞舞,地上也有了一层薄薄的白霜。

真是……下雪了啊。

有一种莫名的冲动,猛地涌上心头,他走下楼换了鞋,穿着白天的那身衣服,来到车库,驾驶着马小雅的宝马车,缓缓地驶出小区。

要去哪儿,他真没想,只不过就是放下车窗,一边闻着下雪的气息,一边在公路上缓缓地行使着,看着公路上薄薄的雪层,被前面的车辆碾为黑色粘稠的泥水,又任由那黑色的泥水甩向车的前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