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96章 打错了

第四千四百九十六章 打错了

畅玉玲最是在意陈太忠的反应,见他眉头一皱,一开车门就走了下去,“你们干什么呢?”

没干什么,就是那大肚子年轻人中午喝酒喝多了,见路边的妹子不错,穿得又少,就想邀请她去唱歌——小钱钱神马的,都不是问题。

妹子肯定不去,年轻人火了,就下车亲自拽人走——你穿成这样,也就是个鸡,得瑟什么?

两边拉扯了起来,把路都堵了,畅玉玲下去打抱不平,这就越发地热闹了。

大约十来分钟之后,过来四五个交警,强行劝开了双方,陈太忠看着那大肚子年轻人,盯了好一阵,待畅玉玲上车之后,他才出声问一句,“那年轻人什么来头?”

搁在往日里,他早就跳出去打人了,不过路边的比基尼女郎,不但不是北崇本地人,而且还是特殊行业的服务人员,他此刻跳出去,名不正言不顺,更可能坐实了“鸡头”的名声,智者所不为。

“谁知道呢?”畅玉玲苦笑,“看起来挺不含糊,还说要打我呢。”

“看把他能的,”陈太忠一听火了,一摔车门走下车,拎起年轻人,噼里啪啦就是一顿揍,十来秒钟之后,他打完收工,转身走向别克车,“认住这个车牌,找事儿的话,我随时奉陪……敢威胁我的助手,你倒是厉害。”

他不能为失足妇女出头,为副区长出头,那是没问题的。

现场几个交警看得也目瞪口呆,不过这里的车已经堵成一片了,而交警不负责民事纠纷的,别克车没有违章,他们也不能拦住不让走。

须臾,交通舒畅了,陈太忠驱车直奔高速,不成想还没上高速,张志平的电话打了过来,“太忠回来了?”

“都要上高速了,”陈书记随口答一句,然后指责对方,“我说张总,你这个宣传,组织得太差了吧?我看到有人,要当街拽走促销员。”

“啧,”张志平很无奈地咂巴一下嘴巴,“我就要跟你说这个事……对方喝多了。”

“喝多了也不带这么欺负人的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这不该成为借口。”

“可是他只是拽人,又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儿,”张志平这货,居然有点埋怨的意思。

“他威胁我的副区长了,”陈太忠真的火了,我艹,真没见过你这种软蛋,女人们拿着北崇的上岗证,哥们儿就是要管——当然,这话不能明说。

“这样啊,那是他不对,”张志平有挂电话的意思,“我真不知道,还有这么一出。”

“这货到底是什么路数?”陈太忠有点不服气,一定要打听清楚,怎么能让堂堂的京潮老总,忌惮成这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