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62章 缘由

第四千五百六十二章 缘由

折腾到临近十二点,太宁养殖中心的大部分娃娃鱼都奄奄一息了,还有部分鱼已经死亡,于海河看一眼养殖基地的主任,“行了,到此为止……多出的那七万,你们把鱼埋了吧。”

“你这什么意思?”基地的主任铁青着脸发问。

“我买这个鱼,没说一定要带回北崇,”于海河冷冷地回答,“灭杀也可以。”

“你……好狠,”基地的主任好半天之后,才咬牙发话——跑上门来,当着人灭杀,这真是欺负人欺负到家了。

“你的养殖本来就是非法的,而且这鱼我出钱买了,”于主任摸出一根烟来点上,有意无意地看一眼自家的陈老大,“一百万……很多吗?北崇人不是那么好欺负的。”

他说话的时候,陈太忠已经转身向外走了,北崇人一见,也纷纷地跟着领导离开,只剩下诸多太宁人站在那里,或目瞪口呆,或咬牙切齿。

“这尼玛也太欺负人了吧?”终于有人忍不住了,“艹,找人搞他们。”

“这个事情,一定要向李县长汇报,”基地的主任的眼角不住地**着,这是气得,不过他也知道,能让县里不得不交出寄予厚望的娃娃鱼的主儿,不是能轻易招惹的,哪怕对方再怎么嚣张,也必须谨慎从事。

北崇人上了金杯中巴之后,也是鸦雀无声,五个人就是坐着这辆车来的,并且在邻省预定了一辆运输车——那里有北崇的代理商。

好半天之后。罗雅平才叹口气,“可惜了。四百多条鱼呢。”

“一百万给他们个教训,划得来,”于海河冷冷地发话,他虽然圆滑,骨子里也是带了北崇人的性格,而且常年在娃娃鱼养殖中心,死了的娃娃鱼,他也见得多了。虽然这次集中死亡得比较多,但是他真没受到太大影响。

“这些娃娃鱼就不可能活着运回去,”陈太忠淡淡地说一句。

“为什么?”罗雅平发问了,她一直纠结于丢了一百万,当然,陈书记的安排,她是要听的。但是这份好奇,也埋在了心里,现在终于能顺势问出。

“我看那娃娃鱼,今天状态就不对,”于海河以权威的口气回答,“没准他们喂了什么东西……路上就死成一片了。”

“太宁人的手段。没你想的那么村俗,”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。

“那会是什么手段?”罗雅平一定要打破沙锅问到底。

陈太忠笑一笑,“没有发生的事情,你让我怎么跟你说?”

一边说着,车就渐渐地驶出了太宁。这时候,陈太忠的手机响了。是俞化龙打来的电话,俞书记的声音有点不高兴,“太忠书记……你这搞得我很难做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