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36章 雌伏

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雌伏(召唤月票)

哥们儿本来不想作弊,全是你们逼我的!陈太忠这么对自己说,毫无疑问,刚才斯森的失手,是他搞的鬼。.feiSuzw. 飞

他原本真的不想搞鬼,因为他自认,自己完全可以干脆利落地解决掉这个家伙,技巧固然重要,但是实力才是王道,在绝对的精准面前,很多歪门邪道的技巧,并不值得一提——是的,一力降十会,他一向这么认为。

但是,邹珏跟邵国立打赌了,这就让他心里增添了一点点负担,陈某人不习惯辜负别人的信任,因为以他的骄傲,无法容忍别人用失望的眼光打量自己、

再有就是斯森的表情了,虽然斯森按惯例保持着冷静,但是由于他有了一个极好的开局形势,所以在击打球的时候,出手奇快,脚步也异常轻盈。

这轻盈的脚步,看在陈太忠眼里就是挑衅,好吧,既然你已经挑衅我了,那么我出手,就不算作弊了。

有了这个借口,就在斯森很随意地击打黑色球的时候,陈太忠做个假身在当地,真身隐藏起来,上前很温柔地推一下球杆,就大功告成。

这也是斯森出杆出得太随意了,被陈太忠掌握住了节奏顺势拨了一下,否则的话,就算陈太忠再小心,也未必能掌握好这个度,不被他现。

至于眼下,虽然他心里觉得哪里有点不对,可是却也无法确定,只能认为自己刚才的一杆。出得实在是太草率

这一杆虽然打得脱了,可是斯森早就将角度算得差不多了。将黑球k进洞,下一个红球也就找准了。现在黑球虽然没进,但母球还是走到了一个不错的位置。

既然如此,接下来就是陈太忠地演出时间了,将剩下的红球一股脑收拾干净,陈太忠有了五十九分地进帐。这次他跟斯森打,赌的是输赢,跟小分无关,所以八个红球他只得了这么多分。

事实上,随着时间地延长,他越来越了解台球怎么才算打得好了。虽然母球的走向他还是没研究透,可既然大家都在乎,他也要表现个差不多出来才成不是?

第一局。陈太忠以八十六比四十九获胜!

就在球童摆球地时候。邵国立看着邹珏。得意洋洋地一伸手。“小邹啊。十个……十个呢?快点儿拿过来。最近穷死了。哈哈。”

邹珏却是知道。这家伙纯粹是恶心自己呢——你不是看陈太忠要输了。才跟我二比一打赌地吗?现在我赢了。收账

“我欠谁吧。还短得了你地?”他送了个白眼给邵国立。身子却是没动。也没拿钱地意思。“下一把。我还压斯森。一百个。你接盘不接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