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等修真商人

十六章 血画下

十六章 血画(下)

撇开寒冰梦境中见到的是否属实不谈。单一个梦境,与睡醒第二天的现实也牵连上了,仅凭这点就足以令人难以置信,况且是那么古怪血腥的梦。

看着倒在一旁的那杆毛笔,笔端上原本雪白的毛尖,此时也变成了红色,寒冰一时愣住了。

这画是它自己画的?联想它无需自己指使,它自己便可自作主张,并且笔端上还沾有血腥,寒冰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。

地面上用鲜血画的人头,寒冰一眼就认出来了。没有丝毫陌生,那令寒冰憎恶的五官,足以让寒冰认定他的身份,牛放!

现在围绕着寒冰的疑问有三个。

首先,这杆毛笔上的鲜血哪来的?第二,为什么这幅画上的神情,与自己做梦见到牛放被挖出双眼的神情一样?最后一点,梦中牛放的脑袋不见了,跟现在出现在自己这里的这幅画有什么关系?

寒冰想到了一个可能,但这个念头却让他不敢继续想下去。

如果……自己梦境里发生的一切都属实的话,那么这一切……

“怎么可能!”寒冰脸色一白,自我安慰道。寒冰他不敢想下去的是,如果现在发生的事都属实的话,那这一切便很好解释。

这杆毛笔,首先以不知什么方式杀死牛放,并将他的双目挖出,寒冰梦境中见到牛放没有脑袋,那是因为他的脑袋,被这杆毛笔带到……

不可否认地是,寒冰的确想牛放死!尤其是在他对自己有了杀机,并操纵飞剑偷袭自己后!寒冰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。

可同如今事实摆在眼前不一样,如果真是那杆毛笔将牛放给杀了。寒冰没有任何的高兴,有的只是害怕。

没错,就是害怕!

寒冰甚至怕继续想下去,想到这件事越发可能是真的。每每想到这里,寒冰就忍不住打一个寒颤。

要知道,仇笑天曾说过,这杆毛笔是却寒冰前世有关的!

今天这番事,让寒冰对所谓‘前世’有了许多的遐想。最终,寒冰决定了一件事。

动身挖了一个坑,寒冰将那杆毛笔埋在了里面。随即,寒冰离开了这。

半天后,寒冰又找到一处可以遮风避雨的地方。只不过,寒冰此时已经没有心情筑基了,他决定先调息,休息一天。

寒冰是不在乎那杆毛笔,所以才将它丢弃的吗?不,寒冰怎能不在乎!要不然也不会将它随时带在身上了。可经过一番遐想,再联想仇笑天曾说过的话,寒冰无可奈何只能这么做。因为寒冰不能确定一件事,如果没发生,那到时候回来再取,也不是什么难事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