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等修真商人

五十章 两年之期第二卷结束

第五十章 两年之期(第二卷结束)

寒冰内心感到十分沉重。

在他起初想来,原本认为已经死去的人,即使真的死了,自己也不会这么难过,可谁知道……

寒冰的腿脚如同灌了铅一般,一步一个脚印朝寒汝康那边缓缓移去。忽然间,寒冰似乎感觉一阵寒风吹进他的心窝,浑身汗毛不禁颤栗的全竖立起来。

短短数十米路,花去寒冰足有两分钟时间,才走到寒汝康身边。

看着水晶木棺中躺着的女人,一种亲切感打寒冰心底升起,这种感觉是很难用言语来形容的。

很美,很安静。

如不是躺在水晶木棺中,寒冰甚至会认为这位风韵犹存的女人正在熟睡。

看着她的容貌,寒冰可以从她身上找到许多与自己相像的地方。比如说:寒冰那像女子般长长的睫毛,厚大的耳垂,同样尖瘦的脸型……

“嗒!”

一滴血红色的泪珠滴在水晶棺木上,寒冰凝视着躺在里面的那女子喃喃道:“我母亲和其他人脸上……”

“不止她们。”在寒冰身边的寒汝康道:“在所有男性的胸口处,也有八个字。”

“什么字。”寒冰轻柔的问道。似乎真把这女人当成睡觉,害怕吵醒她。

“在我们父亲身上可以看到。”回答寒冰的是他姐姐寒怀亦。她走到寒冰身旁那架水晶棺木前,抹了抹脸上的泪水道:“就是这八个字。”

寒怀亦虽然没说,但顺势寒怀亦的视线,寒冰已经知道了答案。

‘两年之期,七月之限’。在寒怀亦身前那架水晶棺木中,一位**着精壮地上半身的男子,他胸口正刻有这八个字。

他就是自己的父亲么。

看着这架水晶木棺中刚毅的男子,寒冰也在他的身上找到了许多的相像之处。比如说:寒冰那高挺的鼻子,宽宽的嘴型……

“两年之期,七月之限。”寒冰看着他父亲胸口上两行字着了魔似的念道。

两年,两年之期。二月,九月,只剩下七个月的时限。留天笑仇……仇笑天,果然是你么。为什么,为什么要这样做!!!

付出的远比得到的多?

一个变强的契机?

爱情的交易?

前世秘密?

种子?

笔?

寒冰近段时间经历了太多事情,以至于差点忘记的两年之期那件事。但在这一刻,看着自己父母的尸体,寒冰犹如电影回放一样,将那些画面一一寻找出来。

……

仇笑天:“前辈?还是别这么称呼我。也千万别对我有感激之情。这是你应得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