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193章 他们在交-欢?

第一百九十三章 他们在交-欢?

“痛……你轻点……”

“忍一忍……很快就不会痛了。”

“不要……”

“不行!”

他们紧靠着门,侧耳倾听。男的声线温柔,女的声线娇媚,敏感的字眼,让人不禁联想他们到底在做什么?累

门边的皇后倒是一脸兴奋,时不时捂嘴偷笑。而云飞扬倒觉得一阵惊愕。然不成他们在那个那个?

前边的落薰研和落可南则是无奈地摇了摇头。原来他们喜欢偷窥人家的隐私!门前的两人,仿佛做贼一般,紧紧地贴着门墙。

云飞扬看了眼皇后,双手相互比拟着,抑制不住内心的疑惑,问:“他们该不会在……交-欢吧?”

“嘘—”皇后伸指吹嘘,面容难掩一丝笑意。示意他小声点,免得被他们发现,从而终止现在的那个行为。轻声道:“小声点,要交-欢,就让他们交个够!”她的声线十分细微,轻到只有他们听到。

接到指令,云飞扬愣怔点了点头,既然他们已经进展到那个地步,看来六哥完全没有希望了。

这时,里面还时不时传来一阵小声。敏感的字眼再次飘然入耳。

“痒痒……哈哈,不要了……”

他们再次确定原来他们真的在那个那个。

“哇……月儿,加油啊!”皇后忍不住嘀咕了一声。闷

两人就这样鬼鬼祟祟地站在了门边一会儿,都不愿离去,尤其是皇后,表情兴奋,面上时不时傻笑。俨然没有一国之母的风范。这也太扯了吧……偷听人家说话,有必要笑得那么贼吗?后边的落薰研和落可南倒是看得一愣一愣的。

“我怎么感觉,这个皇后有点三八!”落可南双手环抱于胸,视线久久不移眼前的那两人。

闻言,落薰研不禁一笑,“我倒感觉她挺可爱的!”

“那倒也是。”落可南微叹一声,突然想到一个问题,“对了,皇帝老子,有什么事?要急召她?”

“关于祭天一事,现在时间不早了,等明天见到她再说,我们先回去吧!”落薰研淡淡回言,语气沉稳,轻睨了眼前面的那个皇后。

“也对。走吧!”落可南点头应喝。

话落,两人便转身离开,消失在郡主寝宫。

“我们这样偷听他们讲话,好像有点不妥,有点像做贼!”云飞扬坦然启言,想想他还真是头一回干这种蠢事,与其这样偷偷摸摸,还不如直接踹门而入,看得倒爽。

“放心,他们又不知道。”皇后露齿一笑。继续侧耳倾听。“他们好像做的很销魂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