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199章 间接接吻

第一百九十九章 间接接吻

“小月月,你想什么?”落可南睨见了他一脸忧色。便问道。

“关于那个怪盗。”云冷月到了杯酒,淡淡启言。眸色微敛。

见此,落可南饶有兴致再问。“你跟他交过手?”

这个怪盗着实在挑起了他求胜的斗志,就如上次,只觉得有点可惜,差点逮到他,回想起那时,他也有参与此事,因为官府接到陈府报官,纸条上说他辰时便会来取。而且他竟以易容之术,乔装成陈府的儿子。依照留条上的时间,准时出现,欲要盗走他府上的翡翠夜明珠。结果欲要盗走之际,便被他识出。结果唯有舍弃。洒烟而去。记忆中的他,身着白色衣装。后戴着白色披风,一个如眼镜般的面具,遮住了半眼,但看得出他洒脱。一个轻功,来无影去无踪。盗物如此之快,身手敏捷,所以称之神风。累

云冷月轻轻颌首,眉头轻蹙,拿起了随身携带的琉璃月。愠言:“琉璃月本是一对,在逍遥居的时候,这个怪盗,曾经盗走了另外的一支,等我们发现过来,已经为时已晚。”他的语气低沉,夹杂着一丝可惜。

毕竟琉璃月是一对的,犹如一男一女般,现在盗走了一支,难免会觉得可惜。如果那支还在的话,他必定会把它送给她……

“改日逮到他,要回来!”落可南冷静回道。闷

“但愿如此。”云冷月愠笑扬言,执起了琉璃月,薄唇轻动,吹起萧来。

箫声似悲,似凉,似可惜。传述着他此时的心情,箫声随着空气飘飘荡荡,传到了假山上。

紫瑶微微一怔,倾听着悲凉的箫声,继而看向了景亭。

“我们下去吧,别让他们久等了!”紫瑶蹙眉说道。视线一直停留在云冷月身上。

“也罢。”落薰研淡淡地应了声。

她们便下了假山,走回了景亭。

紫瑶重新坐于他的旁边,静静地看着他吹箫。此时的他,不由得让她想起了那次,在音乐阁的偶遇,他也是执手吹箫。一身白色玄衣的他,冷雅如仙,如朵绝尘雪莲一般,尊贵不凡。箫声悲伤凄凉,缕缕环绕。只是现在不同于往日的是,悲凉中带着惋惜。

她手肘放在桌子上,倚着头。含笑的泉眸,观察着他此时的表情。

对面的云莫枫则是面无表情,鹰眸狠瞪着面前的两人,薄唇抿成了一条线,却又不得爆发。根本无心理会听萧,纵使它在悲,在凉,在惋惜,又如何。他就是看不惯她这样看他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