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229章 真假公主

第二百二十九章 真假公主(求荷包,求花花,求月票)

他纤长的手指上扬,往脸上一掀,撕掉了那张人皮面具。

俊逸的面容再次焕然一新,他慵懒地靠于背垫上,眉宇间彰显的王者气势不改,似笑非笑的黑眸子微敛,让人捉摸不透的神色,闲逸地把玩着手中的那张,轻薄软捏的人皮面具。累

“殿下的易容之术真是越来越高超了!”车内的随从地赞赏了一声,恭敬地视线停留在车内的那个男子身上。

但这句话在他听来却不是不以为然,浑身的威仪显露无遗,一袭锦衣上身,王族贵气难掩,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。他,风平国太子!参朝几载,臣服无数!

落黎昕把捏面具的手突然一紧,扫了一眼随从,“天下之大,会易容之术的,何止本太子一个!”

他明显的暗示,威仪迫人的话语,却是肯定一般,毕竟某个人也是易容高手。

“但属下认为,还是殿下高明!”那随从恭谨一回。对于他的崇拜可不是一两天的事。

他的手下不计其数,忠心不忍,对于身边的随从,更是不定时的轮流更换,简直比换衣服还勤!

“殿下,初到京城,属下不明白为何您要易容,毕竟别人都不认识?何要多此一举?”那随从不解一问。跟了他这么久,说来也惭愧,总是捉摸不透他的想法。

听闻,落黎昕把那张面具丢掷了到一边,没有看他,却盯着窗帘一瞬不顺,嘴角微勾:“那小子太过精明,必定早料到,本太子会在京城!”闷

那小子?随从深思了一下,顿时恍回神来,“您说的是,三太子?”在他的印象中,太子曾和他发生过冲突,所以他口中的那小子,应该是他。

闻言,落黎昕没有点头,也没有答话,狭长的凤眸依旧盯着窗帘看。

“既然知道,为何殿下不和他们相聚?”随从恭敬再问。对眼前的这个太子,仍是一大堆问号。

“见,还不是时候!”落黎昕冷俛的黑眸中,忽闪过一丝戏谑的精芒。扫了眼那个随从,“看来本太子得想办法,教导你们如何变得聪明?”

他刻意威仪的压迫性话语,使得那随从,浑然一颤,不禁捏了把冷汗,虽说他自认可以算得上心腹,但这个主子太过高深莫测,不是他们这下人可猜测得到了。

“属下愚钝,还请殿下恕罪!”随从深呼了一口气。恭谨道:“那么殿下来拜访邻国,是想来看薰研公主的!”

太子对公主的怜爱,兄妹感情很好,是众所周知的事,但是直到几个月前,薰研公主和三太子居然性格大变。不似以前,沉稳冷静,反倒与殿下越来越疏远,着实让人很不明白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