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233章 长公主

第二百三十三章 长公主(求荷包,求花花,求月票)

站于高处的他,澄眸微敛,眸内略过一丝探究,仰视着下面突来的人潮。

一列整齐的队伍从下缓缓地经过,冗长又有气势。

倏地,不远处几个人抬着一顶贵轿步伐沉稳地走了过来,轿外周围隔着一层黄色的透明轻纱。微风徐徐,轻薄的轻纱也随之被撩了起来,若隐若现可以看到里面的尊凡之人。累

白衣男子飞扬的眉头,略显轻蹙。锐利清明的双眸,忽闪过一丝复杂,细细地打量着轿内的人。“原来是他,来得可真快。”

华贵的轿子愈来愈近,整齐前行。

阁楼上的白衣男子忽感到轿子男子愈发迫人的气息,且凌厉精明的眸色,欲要望了过来。

他握紧了拳头,如幻影般的速度,灵敏一闪,落到了阁楼的另一半。手撑着隔墙。淡言:“该死……”话落,锐清的视线继续落向了那顶轿子上,人随之陷入了沉思……

轿子内

一身粉色公主正装的落芸善,懒懒地到靠在后垫上,娇生惯养的她,挑了挑眉,时不时摸着自己面容,照着玲珑小镜子,虽说脸上有不足之处,但皮肤却是白皙,在她认为,这是她的本钱。所以每每看到比她更白的人,她便会以此目的来捉弄她。

在皇宫内,她最怕的人,最想靠近的人。不是皇上皇后,而是坐在旁边的这个太子。不知为何,明明是兄妹,却对他有着不一样的情愫。甚至被他与生俱来的威仪迫人的气势,给吸引。对于他,她刁蛮不起来。闷

“皇兄啊,你刚才在看什么?”她的语气很柔。

落黎昕淡扫了眼她,狭长的凤眸略过一丝戏谑,冷道:“一个有趣的人。”他生冷慵懒的语气,却磁性惑人。

她眨了眨眼,笑看着他:“说给我听听。”

他慵懒地拨弄着手指,面无表情,俛淡的眸子似笑非笑,却隐含着一丝讥讽,没有看她,也没有答话。

见此,落芸善也识趣地不在过问,偷瞄了下他的反应。

于是,缄默了一阵后……

落芸善放下了手上的镜子,搭了个话题,“听说,云祁的郡主琴艺绝伦,我在来之前特地高价买了一个琴,就想试试她识不识货!”

目的很简单,她终究改不了捉弄人的本性,毕竟那个老板告诉她,这个是琉璃琴,是罕见之物,世上只有一件,而且很少人见过它的庐山真面目,高超琴艺又怎样?郡主又怎样?她到要看看她如何出丑!这个郡主她玩定了!

落黎昕微敛的凤眸中,紧盯着前面的景色,依旧没有动容。只是嘴角弯弯勾起,琴艺绝伦,这让他想起了上次的若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