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嫁:暴王,本宫已跳槽!

第320章 君要臣死,臣一定不死!

第320章 君要臣死,臣一定不死!(求月票)

皇上放下了手中的笔,威严道:“拒接圣旨,郡主你可知罪!”

她是特例,也是破例参朝的郡主,更是第一个有胆拒绝圣旨的女子!要知道君臣之间。以君为天,以君为大,君要做何,臣不得抗拒,就算是死,也不容说半个不字。累

抗旨不遵是死罪!而拒接圣旨是另外一回事,从来未有人犯过,倒是新奇,至于有没有罪,尚未定夺。不过能确定一点是,能公然和太后作对抗衡,其勇气可嘉,可见她并非一般寻常女子!

紫瑶绝颜淡定,抬眸晶亮地看着皇上,没有受他的威喝的气势所吓到,淡启:“臣女知罪!”她不是贪生怕死之人,敢作敢当,拒接圣旨确实是她不对,这点没错!

皇上是个明君,一言一行皆散发着与生俱来的王者气息,不禁让人感到压迫。但她却没有感到半丝怯意,因为他一个平易近人的皇帝。

做皇帝也有难处,皇上定也知晓刘思仁是采花贼,但太后是他的生母,碍于她的请求,也不好拒绝!而他绝对不会纵容恶人逍遥法外,失信于天下!那么此举着实有点诡异!

因而他每次都借机有意无意地试探她的胆识,总是奖赏她好料,可他所谓的奖赏,总是让她和朝中大臣对着干!那么他这次是存心测试她有没有十足的胆量杠上太后?既斩了刘思仁,又不会令他难做?闷

皇上面无表情,微敛的眸光扫向了紫瑶,喝道:“抗旨不遵,可是死罪!顶撞太后,更是罪上加罪!”倒想看她如何辩驳!

云冷月幽深的潭眸满是担忧,不能眼睁睁看她让父皇兴师问罪,琢磨一阵,终究启言:“父皇……”

岂料,他的话还未说完,便被紫瑶抢先迸言了。

“臣女只知拒接圣旨的罪,至于抗旨不遵这个罪状不予成立。因为臣女又没接到圣旨,何来抗旨?”紫瑶柳眉轻挑,眸内划过一丝精光,接着道:“太后加以阻扰,不顾皇朝律例,干涉朝政,为了一己之私,公然劫囚犯!臣女实在迫不得已,才会顶撞!纵使臣女有罪,那太后就更有罪了!”

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大胆!一席话,字字珠玑,声声震耳。深得人心。辩驳得如此完美!

皇上稍稍一怔,经她解说,他对事情的真相又多了几分了解。他只知道她顶撞太后,却不知晓太后竟然抢起人来。这样做,确实是过火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