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大天

第5章 佛道之争

第五章 佛道之争

布达拉宫,庄严矗立,

沿途经幡飘转,有着若有若无的佛音梵唱飘渺传來,

而通向山巅布达拉宫的无数级台阶之上,入目皆是从四面八方汇聚而來朝圣拜佛的藏族牧民、密宗信徒,一个个满面虔诚的匍匐在台阶之上,跪拜心中的佛,

在这其中,却有一人,格外的引人注目,

盖因只有这一人,是信步走在这些台阶之上,万般从容的拾级而上,仿佛便是一个普通游客一般,毫无目的的欣赏着沿途风光,

更令人诧异的是此人身上所穿,赫然是一身颇有古风道韵的阴阳八卦道袍,

是一个年轻道人,

在这佛门密宗的布达拉宫,却是尤显得格格不入,极为怪异,频频引來一旁那些信徒的惊疑目光,

易清自是不会在意这些密宗信徒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,嘴角始终噙着一抹淡然的笑意,信步而上,

阴阳八卦道袍穿在身上,一动一静之间,丝丝暗合大道自然的气息流露出來,顿时就给沿途经过的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,

只是未有人注意到的是,易清的眼眸深处,却是清冷一片,

自道教初兴,佛教东來,佛道之争,便是从未间断,

东汉时迦摄摩腾与诸道士论难,西晋道人王浮作‘老子化胡经’,南北朝三武灭佛,元世祖弹压全真

“今日我易清,便与你佛门密宗争上一争。”

口中喃喃一声低语,下一刻易清目光微抬,两道凌厉玄光猛的就从易清的眼眸深处爆射而出,直直落在眼前不远处那庄严恢弘的布达拉宫之上,

非是易清厌恶佛门,那九华山甘露寺的小小和尚,便是被易清引为知交好友,

易清此來,原无争胜之心,只是先前大意之下受这布达拉宫显化佛法之威,险些毁了道途,易清瞬间便是改了心思,

你若战,那便战,

易清的性子,说的不好听一点,本就“小气”,适才暗地里吃了亏,这时立即便是要讨要回來,

受这布达拉宫显化出來的佛法挑衅,身为道门之人,易清瞬间便是生出了一股佛道之争的战意,

愈加熟稔的上古神通缩地成寸,不知不觉中已是被易清施展出來,

随意的一步踏出,脚掌落地,下一刻易清的身形出现赫然已是三四丈之外,

无数的巨大台阶,在易清缩地成寸的步法之下,眨眼间竟是被易清抛在了身后,

偏偏沿途所有人对于易清这诡异的步伐身形,似乎毫无所觉而认为易清身形出现的理所当然一般,

“这是道门的无上神通,缩地成寸。”

此刻在经殿之内,活佛身披袈裟盘坐在蒲团之上,一双眼睛,俨然已经成了一片金色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