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雷爷吃瘪

雷爷吃瘪

“咳咳……好的不灵坏的灵……咳……”程落咳得厉害。刚才雷子枫一喊,自己一分神,转身之际被石敢当一拳打中背心。又被上官于飞副政委训了半天。这次,怕是真该关禁闭了。

进来前,雷子枫给了程落一张地图:“你好好呆在禁闭室里研究你的工作,别闹腾。要闹腾你也找其他人,石头脾气倔得很。”

程落耷拉着肩膀,悻悻地回到“自己的房间”。

程落仔细研究地图:现在飞狐岭一带的日军,都集中在官县和青城一带。就地图上的标记来看,官县的日军聚集重兵。这么说来,要抓程悦川并不容易。但是让他多呆在官县一天,对我军的威胁越大。而且,为什么程悦川要千里迢迢跑到这边来呢?之前他不是在东北么,难道……是为了飞狐岭支队?不对啊,从时间上来看,程悦川到官县的时候,还没有飞狐岭支队,而且当时独立三团已经被团城的日军消灭殆尽。

等等,一二九师,杜国华!难道是……

程落跑到窗边儿,朝着外面的小战士喊:“同志,同志。”

一稚气未退的小战士跑过来:“有什么事吗?”

“我有急事要见雷子枫,你能帮我去通报一声儿吗?”

“那你等一会儿,我现在给你去通报。”小战士客客气气地说完,小跑着离开。

程落看这小战士说话做事有模有样,心里暗赞一句训练有素:“小同志,谢谢你!”

“报告!”

团部大厅外传来一个响亮的声音。雷子枫正、上官于飞和阿福三人正在讨论那封密信上的事情。听到外边儿有人,雷子枫做了个噤声的手势。然后回应外面的同志:“进来吧。”

小战士小跑着进来,立正,敬礼:“报告团长,禁闭室里的程落同志说,有急事找您,让我来通报。”

“她有没有说是什么急事?”

“没有。”

雷子枫转头看着上官于飞:“你说,她又想干什么?”

“你去看看就知道了啊。”

雷子枫想了想,拖着阿福和上官于飞一起往外走:“一起去,一起去,大家一起去。”

“雷爷……”阿福跟雷子枫较上劲儿,想到程落他就头疼,想到程落他就卸甲投降,他宁可张开那张金贵的嘴巴说几句废话,他都不想去那个禁闭室,“我就不去了……”

雷子枫看着阿福那样子,努力挤挤眼睛,装得更可怜:“哥求你,去吧。”

上官于飞实在搞不懂,雷子枫和阿福怎么就那么怕那个小丫头,把手从雷子枫手里抽出来,对面前两个人进行了严厉的批评:“你们两个男子汉大丈夫,还怕一个小女孩。子枫闹也就算了,阿福你怎么也跟着闹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