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抵触情绪

抵触情绪

||体验更多快乐读书功能

一场战争一场情。许多人都无法接受来了一个新的副团长,新的政务。但是工作还要继续,团部办公室里,又是彻夜地亮着灯。

雷子枫极不情愿地给程悦博说了整体情况。然而,程悦博却几乎否定了他们所有的想法:“他就是要你们误会,就是要你们朝着现在的方向往下想。你们再往里面跳,就彻底上了程悦川的当了。”

办公室里,暗藏着一股火药味。程悦博工作起来,就会忘了很多事情,所以有时候说话口气,有些喧宾夺主。

“依现在所有的情报看,我们还应该往什么地方想?”雷子枫的口气也极为不好。突然冒出来一个人,把刘建功的位子取代了,他很不舒服。

“上官,你怎么看?”程悦博没有理会雷子枫的脾气。

上官于飞对程悦博的否定其实也不苟同,但是毕竟是老革命,上官于飞更多的还是尊重:“我我暂时还没有头绪。”

程悦博在地图上圈了几下,食指在桌子上有节拍地敲打着:“那阿福呢?”

阿福看了看在座各位,又想了想,说道:“画图的时候,我觉得官县布防不真实。”

程悦博点点头:“程悦川是有意让落落把消息带回来。如果官县的情报真实,他们绝不会放落落回来。而且程悦川不敢动落落,我估计他就是怕我来。”

雷子枫越听越不屑:“哼,你那么厉害,那你说他在想什么?”

“我们不是来吵架的,我们是来商量的。”程悦博对雷子枫在工作时候带有浓重的个人感情,很是不愉快,“如果你不能调整好情绪,那我们趁早结束会议回去休息!”

“子枫。”眼看雷子枫想要发作,上官于飞在桌子下面拉了拉他的袖子,暗暗摇摇头,示意他应该冷静。

“你要我怎么冷静啊!睡觉去!”

就这样,独立三团结束了新政委上任后的第一次会议。

“身为团长,你不能总是那么意气用事。如果政委他说的是真的,那我们现在是完全不知道鬼子的心思。我们不能在这个时候内讧啊!”上官于飞在跟雷子枫做工作,昨晚从办公室里出来,雷子枫就一直爬到房顶上喝闷酒。

“你要我怎么冷静?老刘才走了几天?就来了个老头子,他有多了解我们这里的情况啊?就开始发号施令!”雷子枫声音很大,似乎故意要让谁听到。从院子里经过的程悦博无奈一笑,摇摇头:这情报所说非虚,雷子枫就是一个意气用事的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