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跳出危险

独立三团狙击战

一夜大雨过去。庆幸的是,第二天是个大晴天;不幸的是,三名同志发烧了,最严重的就是阿福。其他两个同志,是因为淋雨的关系。但阿福发烧,却是因为伤口。虽然猴子给阿福挑了个黄金地段,但是昨夜的雨大得一发不可收拾,还是有许多雨水飘进去,雨水导致伤口作脓。今天早上,阿福几乎烧得不省人事。

“现在俩办法,要不就、就我们突围出去,再一个就翻过这座山,就到山寨那边儿。”猴子看着昏迷的阿福,着急。跟程落、张有信、郑凡、温国宏、谭乐怡和石敢当几个人商量。

“突围怕是不行,鬼子兵力太强,我们又有伤员,要突围很困难啊!”温国宏说道。

程落转了一圈儿,四面几乎都是峭壁:“翻山何尝没有难度。其他伤员还好,阿福怎么办?找人也不行啊!”

“我可以背我师傅上去!”石敢当不屑一顾的说。

程落无语。

“阿福已经昏迷了!才开始爬,他就得掉下来!”猴子瞅石敢当一眼,极强烈的表达了他不满石敢当对程落说话的态度。

“我有个办法。”郑凡接腔,“峭壁又峭壁的好处。挑几个力气大的先上去,到猴子说的山寨去找些工具,绑个大框把伤员吊上去。”

“好办法呀!”猴子拍着郑凡的肩膀,“兄弟,脑子好使呀!”

听到猴子的夸奖,郑凡偷偷地看看程落,程落毫无表情的样子,着实又打击了郑凡。

“那我先上去,石头、有信跟着来!”猴子叫上人,立竿见影,立马行动,“妹子,你在这儿等着,哥也把你吊上去。”

程落看着猴子,龇牙咧嘴地笑笑,又恢复面无表情的样子:“不用担心,我爬得上去。”

猴子瘪瘪嘴,暗暗打了郑凡一拳:“夸你一句,还夸出毛病来了。”

“我也去吧。四个人好使力!”温国宏也跟上猴子。

“哥,小心点。山寨里有药的话,就都给我带过来吧!”

猴子一百八十度跳跃转身,面对程落:“哥哥遵命。”

大家实在受不了猴子那副耍宝的样子,统统笑起来。看见程落也笑了,猴子总算安心,带着石敢当、张有信和温国宏攀上岩壁。

程落看着发烧的几个战士直打哆嗦,想找柴生火,却被郑凡拉住:“昨晚下了场大雨,现在柴火都是湿的,这火别说不好生,你就是生起火来,还能在这儿呆着么?烟子一飘起来,鬼子就来了!”

“他们烧得很厉害!”程落同意郑凡所说,只是看着那两个没晕过去的小战士在一边儿,打抖得厉害,她实在不忍心,“这样,大家坐进一点儿,互相取个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