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残酷记忆

残酷记忆

||体验更多快乐读书功能

阿福喝醉了,手一歪,他听到酒坛子摔碎的声音。阿福微微颦眉:怎么就碎了呢?还没喝够呢。

他甚至想趴下来,把撒在地上的酒统统喝掉,只是全身都软绵绵的,一点儿力气都没有。朦朦胧胧,就睡了过去。

阿福似乎陷入梦魇,他拼命地逃,漫无边际。身后不止是追兵,还有突然听到有人在叫自己,还有什么东西扫在脸上,有些痒痒的。

轻轻睁开眼睛,程落蹲在身边,西下的夕阳在她的脸上,渡上一层光晕。让刚醒来的阿福觉得,有些不真实。完全不清楚,现在是怎样的情况。

“你总算醒了!”

阿福一歪头,抬起手来,抓住托着他脸颊的那只手。眼前的程落面色微红,直到阿福的手空了,他才反应过来,他刚刚做了什么。

低下头,阿福满是烦躁。

“阿福,你怎么了?”

阿福摇头,扶着树爬起来,歪歪扭扭地往前走。他想逃离这里,他甚至不敢转过头去跟老夫人道别。一步踏空,几乎从崖壁掉下去。却被一双手紧紧拉住:“小心点!”

烦躁地推开那双手,阿福几乎用哀求的语气:“我求求你,你就当没有找到我!”

“到底怎么了?什么事是不能解决的?”程落固执地把阿福拖到一边,站在悬崖边上,实在太危险了。

阿福抽出手,坚持离开。程落吐了口气,也坚决拦在阿福跟前:“你要去哪里?”

“与你无关!”

阿福转开头,不理会程落。两人便这样僵持不下。

过了好久好久,黄昏转为黑夜。程落实在沉不住气了:“有什么事你告诉我,好不好?我们可以一起解决的!”

“”

“我替你保密!”程落隐隐觉得,阿福有着极大的秘密,“告诉我,让我帮你好吗?”

似乎是被程落的真诚打动,阿福稍偏过头来,看着程落。

“我发誓!”程落看阿福有些动摇,楞楞地竖起三根手指,“我发誓,我不会告诉任何人,包括我大伯和我哥。只天知地知,你知我知。如有违誓,不止我遭天打雷劈,被我透露秘密的的人,也一定遭天打雷劈!”

对于程落发的这个誓,阿福嘴角微微抽了抽:哪有人这么发誓的?但是,那些事情,真的能告诉她吗?

“不管是什么事情,请你相信我,好吗?”程落真诚地看着阿福,抬起一只手拉住阿福的胳膊。

犹豫半晌,阿福终于点了点头。

程落如释重负地笑起来:“那我们先回去吧,我哥肯定很担心。”

提到猴子,阿福又开始抗拒,皱紧眉头,闭上眼摇摇头:“我不想见猴子。”

阿福和程落悄悄摸回山寨,躲进阿福原来的房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