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蹦跶蹦跶

蹦跶蹦跶

一个人被丢进小黑屋。

不要多的,只是开门和关门的瞬间,阿福已经看清来人——是程落。

程落趴在地上,离阿福很近。然而她一动不动,吓坏了阿福。等鬼子关上门,屋子又陷入了黑暗,阿福赶快移到程落身边,扶起她,低唤:“程落!程落!你醒醒……”

其实程落没有晕,只是刚刚跟那几只狗大战一场,而且身上伤痛得很,她只是想睡会儿。倒是全然忘了程悦川最后交代的那句话了。

听到有人叫她,程落依然闭着眼睛,嘴里嘟囔答道:“我没事,没睡好,我睡会儿。”

阿福被程落弄得哭笑不得。黑暗里看不见她有没有受伤,刚才也只顾确定她是不是程落,但是他靠近程落的时候,突然觉得血腥味浓重起来,阿福确定,程落肯定是受了伤了。

“先告诉我,伤哪儿了?”阿福拍了拍程落的脸,叫醒她。阿福怕得很,怕程落这一睡,就没个头儿。

程落打下拍她脸颊的手:“不要吵我,睡醒了我给你蹦跶蹦跶。”

阿福无奈,听着程落的呼吸渐渐平稳,阿福实在不忍心再吵她。一动不动,让靠在怀里才人睡得安慰。

阿福估计着时间,屋子里一片漆黑,根本很难知道是白天或者黑夜。这样黑暗的环境,竟让他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。阿福食指中指抵在眉间,食指轻轻敲打额头。是记忆,那种昏昏欲睡的无力感,来自于那段记忆。同样的黑房间,同样的血腥味。

自己还是没办法走出来吗?手指轻轻敲打,无时无刻不在提醒自己,要保持清醒。已经不是几年前了,他是阿福,是阿福!

怀里的人动了动,程落估计是醒来了,两个人的距离瞬间拉开。阿福突然觉得,有些冷。

“计划是什么?”程落与其并排坐着,低语。

阿福吐了口气,正色道:“猴子他们在外面接应,郑凡他们在林子里等着。你走得了嘛?”

“应该……”程落暗**了摸小腿上的伤,疼得倒吸一口冷气,“没问题。什么时候?”

“深……”

阿福话还没说完,铁质大门被打开,光射进来,让屋子里的人都有些无所适从,抬手挡住光线。一个小鬼子走进来,用蹩脚的中文说着:“谁是程落?出来。”

程落瘪了瘪嘴,扶着墙站起来。却不料阿福也猛然站起,拦在她面前。

程落被阿福严严实实地挡在身后,后面一只手拉了拉阿福的衣服:“你要干什么?坐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