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顺利回归

顺利回归

阿福有些呆滞的看着猴子:他说什么,另一个孩子死了?死了?

“猴子!”阿福大吼一声,想说什么,张开了嘴,却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熟睡的程落和昏迷的小孩儿,被这一声大吼给吵醒。程落揉揉眼睛,迷惘的看着眼前的一切,还没反应过来,是什么一回事儿。就看见被陈桥抱着的孩子挣脱陈桥,跑到阿福边儿上,抱着阿福的腿,目光呆滞两眼发直,却透着深深的恐惧。

程落徒然惊醒,因为她并没有看到另外那个小孩儿。

“尸体呢?”阿福压抑着自己的情绪,尽量用平静的语气问猴子。

猴子偏着头,一脸悲痛,不见回答。

阿福向来喜怒不形于色,但现在却悲痛欲绝,闭着眼睛皱着眉头,将头偏朝一边儿。安静了一会儿,阿福弯腰挣开抱着他小腿的孩子,大步流星地走出去。

程落一惊,似乎知道他要去做什么,扶着石壁站起身,但又碍于腿脚不便,连忙喊:“郑凡,温国宏,拦住他!”

阿福转头瞪程落一眼,几乎把刚才积压的所有地愤怒和仇恨都射在程落身上。程落咬着嘴皮冷颤了一下,败下阵地移开视线。闭上眼睛,深深呼吸,但是压在心上的大石,却沉积不便。微颤着张口:“我们要撤退,鬼子可能很快会找到这里。我们不能冲动。”

程落的声音也在颤抖,没有一丝底气。即使她低着头,也能感受到阿福的眼神,像他那杆m109里射出的子弹,打得她体无完肤。

小孩不知道为什么那么依赖阿福。即使被阿福推开,又再次拉住阿福的裤脚。阿福沉痛地闭上双眼,又睁开看着拉着自己裤腿儿的小孩儿,那孩子乞求地眼神看着他,眼底满是恐惧。终不忍,阿福弯腰抱起那个孩子。

孩子被阿福抱起的时候,终于张开嘴哇哇大哭起来:“爷爷……呜……弟弟……”

这个还不及桌子高的孩子,竟已经知道了什么叫做死亡。

感觉到阿福的视线移开了,程落几乎瘫倒。整个人靠着身后的石壁滑坐下去,蜷成一团。全身都在痛,心也很痛。如果不是她,怎么会……怎么会这样?

趁着鬼子追兵未至,阿福和猴子带领着大家往一条隐秘的小路撤退。这是当年在山寨的时候,他们惯走的一条路。每到过年,或者是老夫人寿辰,阿福和猴子都会往这条路,去团城置办货物。所以,走在这条路上的时候,阿福心情异常沉重。这一天接二连三的刺激,饶是他再强悍,也有些撑不住了。抱着小孩子的双手紧了紧,却引来小孩儿的痛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