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面对往事

独立三团狙击战

程悦博在纸上写着,他列出了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:

程悦川是故意的,故意来通知他们,故意来惹怒他们。这么看来,程悦川那边儿,应该是出了什么事情。又或者,程悦川到底想干什么呢?

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,三年多了……他失去她的消息三年多了……

郑凡坐在院子里的石桌边儿上,谭乐怡却躲在角落里,一直看着他。终于鼓起勇气想要走过去,郑凡却起身离开。随着郑凡身影的移动,谭乐怡又看见的程落,气得牙痒痒。

郑凡走近程落:“你的伤……好些了嘛?”

程落淡笑着点点头:“谢谢关心。”

郑凡突然不知道怎么搭腔,程落一向冷脸对他,突然给他个好脸色,郑凡无所适从了。他发现,他就是犯贱!

“谭乐怡在那儿看你半天了。”程落指指郑凡身后,无奈叹笑,“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
程落往办公室的方向走去。刚刚和阿福回到团部,程落突然想起她的兰姨。有些事情必须赶快告诉程悦博,所以便急急忙忙去了。

“大伯,四叔做这些,其实都是为了兰姨。”程落的语气里,颇带一些求情的味道,“我见到兰姨了,她很好,也没什么大的变化。”

听到何芷兰的消息,程悦博微微笑了笑。但即刻转变话锋:“不管怎么说,悦川毕竟还是做了很多错事。我们要听从组织的安排。”

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”程落解释道,“其实我只是想要说,这件事情上我们不要采取极端手段,就当是给四叔一个机会,组织上要怎么处置他,我会接受的。”

“放心,他不仅是你的四叔,也是我弟弟啊!”程悦博叹息,拍了拍程落的肩膀。他的四弟满腹才华。若是没这些事儿,现在定已成大器。是他这个大哥的错,造成了今日的局面啊。程悦博调整了心情,又说道,“如你所说,那悦川应该是被控制了。最好是能里应外合,帮他取得鬼子的信任。”

已是天明。又一个不眠夜过去了。

阿福想起他对雷爷说的那些事儿,很是犹豫:要跟雷爷说清楚吗?

但是,他真的很不想再提一次。那些事情,包括他的身份,他的名字,阿福多希望这些东西可以全部消散了去。就像程落说的:他是阿福就好了。

然而,他的房门却被敲响了。

是雷爷吗?如果雷爷问起,那就说吧。阿福吐了口气,起身开门。

门外的人,让阿福心里一松——是程落。

“你以为是雷子枫?”程落看着阿福微微紧张的样子,笑着说,“刚才,大伯让我叫他去商量事情去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