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醋缸雷爷

醋缸雷爷

阿福的伤先包扎好,却执意留在医务室里。

阿福坐在程落左边儿,看着玲珑洗伤口,他觉得自己手臂都是痛的。但是程落却一脸面无表情。他甚至可以看到汗水顺着程落的脸颊流下来。

“玲珑你轻点儿!”阿福着急,语气微重了一点儿。玲珑的手微微一抖,一不小心几乎按了下去。

程落转头看着阿福,轻轻拉了拉他的衣袖,摇头说:“不疼……”

看着程落一脸隐忍,一脸汗水,阿福叹一声。也不再多说,轻轻握住拉着他衣袖的手。这会儿阿福突然想到,那天在那个黑房子里面听到的狗叫声,难得程落的腿伤……

程落感觉,阿福握着她的手,突然有点用力。

听说阿福和程落回了团部,雷子枫就坐院子里等着。好吧,其实他并没有很强烈的意愿,要去为难程落。只是上官于飞交代了,团里要去一定有几个人参加舞会。但整个团里,也就这么五六个女同志,他也很为难。

这会儿,上官于飞领着那些个选出来,要去参加舞会的同志,走到院子里。正巧不巧,阿福和程落从医务室里走出来。

“阿福、程落,你们过来!”雷子枫叫道。只是马上,他就有想咬掉自己舌头的冲动。

阿福和程落听到雷子枫的声音,阿福看了看程落,程落认命地瘪瘪嘴,跟着阿福走过去。

“雷爷。这是干嘛?”

雷子枫很暧昧地瞥阿福和程落一眼,说道:“学跳舞啊!你们可都是要去参加舞会的。”

阿福没说话,站到一边儿。

“大家先静一静,我先给大家讲解一下,这些跳舞动作的要领……”上官于飞很仔细地向大家讲解,如何迈步,退步,并步。最后说道,“我和阿福示范一下,让大家……”

“什么?”雷子枫不乐意了,这就是为什么,他会有想咬掉自己舌头的冲动。他刚刚为什么叫阿福过来呀,嘴贱!

上官于飞看了看雷子枫:“阿福比你跳得好啊!”又转头看看阿福,“阿福,来,我们给大家示范一下。”

阿福第一反应,是先看看程落。程落笑笑:“快去啊!”

不过程落这一笑,倒是遭来雷子枫无数个白眼儿。

阿福抿抿嘴,轻吐了一口气。把背上的枪拿给程落,由她保管。

阿福绅士地做了个邀请地动作,轻轻托起上官于飞的手。两个人舞步之间,都控制得很好。像一对极好的拍档在舞池间,翩翩起舞。

程落还真是个闲不住的主儿,因为她站在最后面儿,看不到阿福和上官于飞跳舞,便蹦跶到石桌子上去站着。或许是程落神经比较粗,她只是单纯的觉得:阿福和上官配合得挺好的。